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一重天
    大厅中懒散悠闲的氛围一扫而空,金组所有资深者脸上多了一层凝重,新人则明显兴奋和好奇多于担忧,近四个月来,他们虽然从老人的口中多少知道了些平行世界的危险,可也听说了不少新奇。

     计划不如变化,原本曾忆和杜丝丝准备三天后接取基地任务进入魂界,可没想到队长直接招集五组所有人聚于一堂,这是一个全队任务,具体是什么队长没提,可越是这样越让人担心,需要五组齐动的全队任务不可能轻松。

     “进去之后肯定会分队,跟紧我们,别和新人呆在一起,记住了。”鬼钱从曾忆身旁走过,转眼进入自己的房间。

     曾忆心中微微一暖,平时鬼钱百般欺诈想从他手中骗取赎死点,可真正需要他时,竟然一丝儿都不含糊,难怪他能和脾气暴躁的鬼斧厮混到一起。

     队长留下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曾忆进入自己的房间,平行世界存在太多不可知的危机,一应干粮、食水、急救药物都得准备,再加上枪械、冒险器材、护甲和武器,每个人的基本负重达到四十公斤,除此以外,若是加上些个人的附加装备,比如曾忆定制的两柄匕首都是以平行世界的矿藏利用现代合金冶炼技术打造而成,两柄匕首就重达七十公斤,人均一百公斤负重不算多。

     这些东西曾忆早就准备好了,背起行囊,两柄一尺三分的匕首插在大腿上,碳纤护甲一块块仔细卡进紧身冒险服的卡槽里,而后是急救药包,冷光棒等等。

     所有物事一应准备妥当后,曾忆从怀中取出一张摩擦得边角发毛的照片,“母亲,小玄,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

     地下基地核心直径四百多米,四周一圈儿数以千计的仪器和设备将这处巨大的地下空洞挤得严严实实,数百名技术人员坐在电脑前紧张的作着最后的测试,他们测试的则是地下空洞正中心的一座蓝黑色的球形合金建筑,在这球形合金建筑上镶嵌着数百枚拳头大的晶体,比钻石更剔透,比宝石更眩目,只看一眼就知道,这每一枚晶体都价值连城。

     “大奔,小忆,进去之后首要冷静,一切听我的。”鬼钱的腰间别着十几枚秦皇刀币,他收起了平时视钱如命的眼神,少有的凝重起来,他看了一眼同样身穿冒险制服全副武装的队长,“连队长都出动了,此次任务只怕不简单。”

     “星辰相位测试完毕,三分钟后传送阵列对焦星辰相位。”

     “能量转化系统调试完毕,一切正常,最大能量转化功率四百万兆焦,满足目标空间能量需求。”

     “反扭拒平衡系统冲量计算完毕,预计平衡扭拒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七,达到允许平衡范围。”

     一名名技术人员先后汇报,队长带着整个西南分区C队近一百多号人进入球形合金传送阵列之中,其中新人曾忆都见过,被老人护在中间,最外围的竟然还扛着单兵火箭筒,靠里的则是重型狙击枪,两者之则青一色的冷兵器赎死者,其中就有两个月前闭关的杜丝丝。

     向杜丝丝微微点头,曾忆从小动作读懂她的意思,她和鬼钱的猜测一致,让曾忆跟着她,分队时不要与新人呆在一起。

     基地中对每个人的潜力都有测评,可这种测评并不被资深赎死者认同,在这测评中,曾忆的潜力并不是最好,只能算中等,可真正的资深赎死者都知道,潜力好的不一定能活得久,只有意志足够坚韧,处事足够冷静的人才能坚持着活下来,才能成为他们的战友,朋友和生死之交。

     赎死者中杜丝丝是除了队长和鬼刀之外唯一对曾忆了解最多的人,她在接曾忆前来地下基地时亲眼见证了还只是普通人的曾忆如何面对背心一枪,所以她从一开始就对曾忆示好,并且全力帮助曾忆,这其中固然有曾忆重情复仇,不惜殉情的女性好感,同时也有对他性格和意志的认同。

     倒计时开始,曾忆双腿微屈起来,同时闭上眼睛,怎么可能不紧张,这可是黄花闺女出嫁,头一回。

     随着计划人员报数出零,一阵强烈的眩晕涌上心头,眼耳口鼻压力暴增,隔夜饭,胆汁在喉咙里打着转儿的往上涌,曾忆压制着强烈的眩晕和呕吐,猛地盯开眼,双腿一屈半跪到地上,左手一晃握住了左腿的匕首。

     传送通道中的感觉似乎不到半秒,事实上的时间绝对远不只这点儿,至于在传送通道中呆了多久,就只有那些技术人员清楚了,在传送过程中原地旋转了多少次,更没人能数得出来了,不管是新人还是老人,都受不了这种强烈旋转带来的眩晕和呕吐,唯一的差别是老人更适应一些,能够压制这种感觉,至于新人,几乎全都象条蚯蚓一样软软的趴在地上大吐特吐了。

     “四个没吐,不错。”鬼钱冷静的望了一眼,一柄秦皇刀币压在指尖,“该死,前面有个湖。”

     顺着鬼钱的目光看过去,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湖呈现在眼前,曾忆微微皱眉,“水源附近虫蚁鼠兽多?”

     “老黄历说今天大凶,诸事不顺不利出门,干你娘,果然背到家。”鬼斧瓮声瓮气的将曾忆拉到身后,却被曾忆的力量带偏,“疯子,你丫乱跑,老子现在就劈……嘎,玩钱的,快过来。”

     鬼斧拉起鬼钱跟着曾忆跑,脚下阴损得很,踩得几个正狂吐胆汁的新人嗷嗷乱叫,等这些新人吃痛站起来时,他和鬼钱已经跟着曾忆跑到杜丝丝身边。

     “稚儿弟弟答应陪姐姐一晚上,姐姐护你周全。”杜丝丝明显对鬼斧和鬼钱有所了解,向两人微微点头,而后笑嘻嘻的挽住曾忆的手,“怎么样,好处全给你赚足了,你就从了姐姐吧?”

     嘻嘻,嘿嘿,杜丝丝身旁站着三男一女,全都轻松的掩口笑起来,他们明显是杜丝丝的小团队。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这种玩笑,曾忆不由得老脸一红,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身旁轰的一声,一枚重狙子弹带着尖啸声射出,跨越近四公里距离,在远处及人高的草丛中爆起一团血雾。

     “是暴狼群,已见数量十七。”开枪的重狙眼力极好,一边快速补压子弹一边开口。

     “十一点方向,防御阵形撤退。”若是在地球,在场任何一人都有实力轻易斩杀十几头野狼,可这里是一重天,是灵气充沛的平行世界,虽然只是最低级的暴狼,稍微加料的子弹就能杀死,可它们的数量绝对过百,群体大的更成千上万,这量变到质变也极可怕,所以队长不假思索的立即下达了撤退命令。

     十一点方向是丘陵地带,不论什么生灵都有自己的领地,习惯于在草原上猎食的暴狼群不太可能一直追袭到丘陵中去,那里是属于其他野兽的地盘。

     “丝丝姐,那不是暴狼,是莫诺多豺。”近四公里距离,以曾忆的眼力还看不清那么远的事物,鬼玲手握着复合弓轻轻提醒,她也是重狙手,可她比之前的男子更冷静得多,她甚至连背后的重狙枪都没取下来。

     不够冷静沉稳的人,杜丝丝也不可能招入自己的小队之中。

     “生性贪楚狡诈,善于逼迫野物进入伏击圈,成年体重一点三到一点五吨,身高二点四米,体长四米,能口吐神经毒气。”三个月里,曾忆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总会花大量时间熟悉一切平行世界各种已知生灵的资料,此时极速背出来,同时目光在四下草丛中搜寻,“莫诺多豺横行的地方,粪便中常有一种紫色蚯蚓,可以抵挡它的毒气。”

     “好,咱们中间终于多了个爱看书的人了。”杜丝丝轻轻一笑,向身旁的两人轻轻点头。

     直到此时曾忆才注意到这两人竟是双胞胎,他们轻轻一晃带着两串残影钻进草丛,不多时就带着两条紫色蚯蚓交到曾忆手上,“是这个么?”

     仔细翻看紫色蚯蚓腹部的粉色条纹,杜丝丝还没介绍过她的小队,曾忆暂时叫不出孪生兄弟的名字,只能点点头,“这是千草蚓,含在口中,遇上毒气时嚼烂吞下,小心头部剧毒。”

     就算杜丝丝接纳他,曾忆也必须向她的小队证明自己的价值,作为新人,实战战力远远不如老人,想得到老人的保护,争取时间尽快成长,就得表现自己的价值,曾忆从不相信机遇会从天而降,所以这三个月一直作着各方面的准备,此时几句话就让包括杜丝丝在内的所有人另眼相看。

     盯着曾忆,杜丝丝煞白竖瞳中多了一分温和的赞赏,“你把所有资料都记下来了?”

     “没那本事,只记住八成。”曾忆苦笑的说道,他又不是那种过目不忘的天才,“而且只是新人权限内能了解的资料。”

     “不错了。”鬼玲嘻嘻的围着曾忆转两圈,“丝丝姐,要了他吧?”

     曾忆和身旁的五个男人同时脑门滴下冷汗,什么叫‘要了他’,十七八岁的少女,怎么和杜丝丝一个调调,动不动就要收编男宠。

     不管是不是几个男人思想太复杂,杜丝丝并没直接答复重狙少女,只是暂时将曾忆、鬼斧和鬼钱纳入自己的小队中,作为队长,她要对伙伴负责,即使她看好曾忆,但也要得到自己小队一致认可,吸纳新人对任何赎死者小组都极为重要,可也不能什么人都拉进来,性格心性,能力价值都需要考查,所不同的仅仅只是认可方式不同,比如杜丝丝的这只小队,虽然杜丝丝认可之后,多数都不会有意见,但她还是希望大家能一致认可曾忆。

     所以曾忆进入小队之后,她并没有对曾忆特殊关照,甚至没向曾忆介绍孪生兄弟的名字。

     莫诺多豺通常成群,十五到四十头不等,曾忆三人和杜丝丝小队随同大队快速后撤,队伍中时不时会有震耳的重狙啸震声,鬼玲一直没开枪,她只是静静抱着重狙枪紧跟在杜丝丝身后。

     都是赎死者,即便新人也都经历了血灵针激发潜力,又每天以灵气和能量充沛的烤肉滋养肉身,比起老人的速度或许有所不如,可也个个速度极快,十多公里外的丘陵,不到二十分钟就接近了,曾忆看向默不着声的杜丝丝,始终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提醒队长,他甚至想过,既然鬼玲看出来了,就算第一个开枪的人看走了眼,这里一共七八名重狙赎死者,难道他们都走眼了?为什么他们也不开口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