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兑换赎死点
    什么是疯狗,此时的鬼医就是,他的眼中只剩下撕碎一切的暴虐,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张开的嘴中唾沫顺着森森白牙不停往下滴,他双臂紧紧箍曾忆的双臂,蚕丝将两人绑在一起,硬生生让曾忆再没有丝毫闪避空间,两人纠缠在一起倒在地上,如同两个发泼的悍妇撕打纠缠。

     一口咬下,几乎所有人都叹了口气,被这种疯子纠缠着,再多本事也施展不出来,这哪里还是武者的比斗,根本就是疯狗咬人。

     可紧接着,所有人同时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曾忆一个膝顶,鬼医牙齿咬得嘎崩着响,差点没把自己的牙齿震断,曾忆匕首轻轻一晃割断蚕丝从地上站起来,而鬼医却如同虾米一样缩成一团。

     “你输了,十个赎死点。”曾忆以匕首在鬼医的脖子上拍了两下,把他的胸牌扯出来按到自己的胸牌上,两块胸牌微微一亮,十个赎死点计入曾忆的账下。

     不再看鬼医一眼,曾忆回到自己的房间,房中有基地提供的各种止血药,处理一下伤口后,他坐下来,默默思索与鬼医一战的经过,偶尔也会站起来,两把匕首或刺或劈,随后又是一阵沉默。

     灵气充沛的烤肉、药效极佳的伤药,再加上激发潜力的体质,曾忆和鬼医的伤不到三天就完全恢复,第三天,鬼医堵在曾忆门前约战,鬼医半分钟落败,再输十个赎死点。

     第七天,鬼医再次邀战,此次他倒没有再亵渎曾忆的亲人,曾忆也没有犹豫的应战,这一战同样引来不少人观战,两人的实力明显提升不少,鬼医的手术刀沉重了一倍,曾忆的匕首也多了一些招式变化,两人拼斗的时间并不长,不到三分钟就分出胜负,和上次一样,曾忆险胜。

     “看出来了?”鬼钱缩在大厅的角落,从鬼斧的嘴里抢过昂贵的古巴雪茄,看着曾忆带着满身鲜血走回房间。

     “你娘,又抢老子的,再抢老子也和你赌一把,”鬼斧侧身一脚没踹到鬼钱,搬着椅子离开鬼钱三步远坐下来,小心翼翼防贼似的取出又一根雪茄点上,“军队里一招治敌散手,疯狗最后挨的那一下够呛,估计伤到肝脏了,啧,那两个美女的身材好劲道,看着就爽。”

     各个小组也不是全封闭,时常会有几个组的人约在一起接取任务,彼此之间也很熟悉,所以曾忆和鬼医之间的约斗不是秘密,刚开始时各个小组并不在乎两人新人的赌斗,可慢慢也吸引一起有心人的注意,比如今天这场拼斗,其他四个小组都有人来。

     “爽你妹呵,”见鬼斧居然站起来,被大厅门边靠墙站着的两个美女吸引着走过去,鬼钱吓得一把拉住他,“找死不成,鬼蝎美人都不认识,活到娘胎里去了么。”

     “杜丝丝?”鬼斧愣了半秒,宛如被一群色狼盯上的小媳妇躲到鬼钱身后,“她就是杜丝丝啊,最毒妇人心的杜丝丝啊。”

     “知道就好,走吧,去你屋子玩电玩。”见戴着哈蟆镜的杜丝丝走过来,鬼钱也缩缩脖子,拉着鬼斧一溜烟儿跑得没影。

     无视大厅中数十男人各种异样的目光,杜丝丝小腰如若无骨的款款而行,她看似走得很慢,转眼就到了曾忆房间的门前,刚抬起碧绿指甲的嫩白小手去按曾忆的门铃,身旁一道森然霸道的凌厉刀气压来,鬼刀挡在曾忆门前。

     “他是我的人,你的手伸太长了。”鬼刀如同出鞘的刀,目光紧盯住杜丝丝。

     杜丝丝鲜红的唇突然微微笑起来,她只是取下了蛤蟆镜,煞白坚瞳如同毒蛇盯着鬼刀,“就算朱游不在,你以为我会怕你?”

     鬼刀的手按在腰间刀柄上,本能的退了一步,杜丝丝是木组组长,修为和他一样同是一阶巅峰,可她出了名的小心眼儿,而且兼修血脉融合,虽然木属性元力天生受金属性克制,可她那一身的剧毒也不是闹着玩的。

     至于朱游,那是杜丝丝从水组挖去的大将,虽然只有一阶中期,天生的时间血脉却让人头痛无比,朱游若在这里,给鬼刀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阻挡杜丝丝。

     冷哼一声,见自己的几个亲信靠过来,鬼刀全身肌肉吹气球的膨胀起来,“这里是金组,你忘了?”

     这是事实,强龙不压地头蛇,金组是鬼刀的地盘,哪怕金组只有小半人对鬼刀言听计从,杜丝丝仅仅两个人前来,实力上也明显不如。

     杜丝丝微微皱眉犹豫了,她很想将自己二阶的气息释放出来强压鬼刀,可最终还是放弃了,她咯咯一声娇笑一瞬退回门边,拉着已经从背上取下复合弓的鬼玲身旁,“好吧,今天给你留点儿面子,其实也无所谓了,你忘了么,他是我带进基地的,他早就是我的人了。”

     大厅里还没离开的所有男人个个嘴角多了一丝莫名的笑意,虽然杜丝丝的话不是那意思,可有这样一个大美女调侃,也是一件极为赏心悦目的事。

     杜丝丝走了,鬼刀额头莫名多了一层冷汗,刚才面对杜丝丝,他本能生出一种不可力敌的错觉。

     “千人骑的婊子。”心中骂了两句,鬼刀冷着脸从鬼医身边走过,“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丢人,再输别怪我放弃你。”

     如同一头野兽缩在自己的巢穴中默默舔舐伤口,曾忆一声不哼的止血涂药,早已异于常人的体质让他的伤口快速结疤,刚才与鬼医拼斗他有很多灵感,此时也顾不得伤痛和疲累,立即坐到电脑前,想从古武和现代格斗中找出招式与灵感印证。

     “小帅哥,想姐姐了没呀,”刚打开电脑,杜丝丝就申请视频聊天,“这么些日子都不理姐姐,是不是有相好了,姐姐好伤心呢。”

     每次都变着花样的调戏曾忆,而且乐此不疲,可曾忆偏偏就吃她这一套,每次都被逗得面红耳赤,见曾忆满脑门汗的不着声,杜丝丝嘻嘻一笑放过他,“刚才你和疯狗的赌斗姐姐看了,可以进平行世界了,你从疯狗那里赢了多少赎死点?”

     杜丝丝早就告诉过曾忆赎死点的用途,可惜曾忆是新人,从未进入过平行世界,所以他还没有权限以赎死点兑换来自平行世界的资源。

     “血灵针五十点一枝,冰心草三十点一棵,血藤参二十点一根,你不够的姐姐先替你垫上。”曾忆资质只能算中等,这是他的硬伤,若是不能提升资质,就算心性足够好,日后进境也快不起来,所以杜丝丝早就帮他似定好计划,第一目标是提升资质,然后才是快速提升境界实力。

     “恩,以后我完成任务加倍还给姐姐。”曾忆点头说道,不由得期待起来,“我这就去你那边。”

     “你先养好伤吧,”杜丝丝挺高兴的双腿搭在电脑旁的茶几上,超短裙下的旖旎风光直接通过摄像头出现在曾忆面前,她似乎并没注意到自己走了光,端着如血的红酒轻泯一口,“我先帮你兑换了,后天你伤好了直接过来。”

     “恩,知道了。”急急忙忙关掉电脑,曾忆满头大汗的松口气,这便宜姐姐什么都好,就是太粗枝大叶了,被看光了都不知道。

     伤口已经结疤,曾忆洗个冷水澡压下心头乱窜的火气,随后把自己扔进无穷无尽的古武和现代格斗技巧中去。

     转眼两天过去,曾忆伤势尽复的来到杜丝丝所在的木组,再次见到杜丝丝真人,他小腹里不由得又升起一团火,还好杜丝丝并没注意到,笑嘻嘻的将他按在特制的合金椅子上绑起来。

     吞下冰心草和血藤参,注射血灵针,曾忆痛得死去活来,血灵针的副作用太大了,而且似乎比第一次更痛一倍,可冰心草却让他一直保持着清醒,让他承受非人痛楚的同时,清晰的感觉到血藤参散发出的暖流被血灵针一点一滴的沉淀到自己的每一个细胞和经络中。

     修炼了三个月一直没有动静的归元诀终于出现明显的火热气流,借助冰心草的帮助,曾忆咬着牙默默引导,足阳明胃经的穴窍一个个突破,从胃到元田的经络被导通。

     “我的资质太差,只导通了半条经络。”满身恶臭汗浆的从合金椅上站起来,曾忆很想向杜丝丝道谢,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不提杜丝丝垫付的三十个赎死点,只是她帮忙兑换这些材料就是大恩,能改善资质贯通半条经络,这是他在平行世界活命和快速提升实力的本钱,更是他日后能够救回母亲和小玄灵魂的根本,这恩情太大了。

     默默记下杜丝丝的恩情,曾忆与杜丝丝商量了一下,相约三天后接取平行世界任务,这才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自己的屋子。

     “姐姐,你干嘛这么帮他,只是强效血灵针就值一百赎死点了,再加上血藤参和冰心草,至少也得两百多赎死点,你的赎死点攒得容易么,哼,平行世界带回来的东西极难保存,他得了这么多好处,居然连句谢谢都没有。”看着曾忆离开,一直跟在杜丝丝身后的鬼玲不满的叫起来,随后又突然调皮的一笑,从背后抱住杜丝丝的胳膊,“姐姐是不是看上他了呀,也,姐姐肯定是思春了呢。”

     “鬼灵精,不是你想的那样。”杜丝丝轻轻一扭如同没有骨头的蛇一样从鬼玲的手中滑出来,煞白竖瞳中闪过一丝悲伤,“你不觉得他的性子很象弟弟吗,一样的为了爱人不惜杀人,一样的坚韧和疯狂。”

     玲玲不说话了,只是坐下来咬着红唇默默流泪,那个人影为了她和杜丝丝冲进黑帮里疯狂砍杀,以一人之力硬生生砍死砍伤十几个黑帮大汉的他,竟然真的和曾忆出奇的相似。

     “都怪姐姐,姐姐不该提起他,他如果在天有灵,也会希望你忘了他,快快乐乐的。”杜丝丝将鬼玲搂进怀中轻声安慰,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引开,“姐姐恨死男人了,你知道的,这曾忆值得我们培养,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