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一弹之威
    一道道人影在树上极速晃动,早已经精疲力竭的彩角麋鹿看到了,也听到了,绚烂的彩角也暴散出五彩的毒雾,可它血流了大半,体力更几近于无,当数十只利箭射来时,它拼尽全力的跳起,避开所有箭枝,窜向侧面的山石后面时,一道赤红如火的箭光突兀闪现,箭光上缭绕着青色的气流,根本没有任何轨迹可言,射出的同时直接就出现在它的眉心,根本不给它任何反应和闪避的机会,一箭贯穿头颅,将它钉死在旁边的山石上。

     盛屠缓缓放下手中长弓,他这只弓极为简陋,就是一根粗长的树杈绑上一根刚刚兽筋制成,作为弓弦的兽筋看上去还带着赤红的血丝,似乎刚刚从某头不知明的野兽体内抽出,至于作为弓身的树杈上还生长着几片淡青色的绿叶,灼热的火劲和无数细小的旋风围绕着长弓,随着盛屠收起长弓,上面的火风劲力快速消散。

     “好弓,”及人高的茂密野草排开,鬼玲一身黑色紧身冒险制服走出来,她左手持弓右手同时握着四根利箭,几乎完全被青蓝光晕覆盖的眼紧紧盯着盛屠,“可你不是好人,它是我的猎物。”

     看到彩角麋鹿的那一刻起,盛屠就知道这彩角麋鹿是别人的猎物,山林中有不成文的惯例,抢夺别人的猎物是大不敬,若是归还猎物还可以言归于好,若是执意不还,很容易引起两个部落的战争。

     若是一只普通的猎物,盛屠绝计不会出手,就算出手也只是帮助对方,以此结个善缘,毕竟盛鑫部落来到这山林外围仅仅两个多月,与其他部落交好有利于他们安稳的在这里生活下去。

     可今天的猎物是异常珍贵的彩角麋鹿,是盛鑫部落发展壮大,日后回归山林深处的希望,巨大的利益面前,盛屠毫不犹豫的动手了,他根本没打算善了此事。

     “外来者。”看到鬼玲的冒险服饰,盛屠冷笑起来,“滚吧,看在这头彩角麋鹿的份上,今天我不杀你。”

     若是抢夺其他土著部落的猎物,盛屠会觉得理亏,可抢夺一个外来者的猎物,那就是名正言顺,对于外来者,山林的惯例一向都见一个杀一个。

     青蓝光晕在鬼玲眼中极速凝缩,右手四根长箭同时扣到复合弓上,眼中只剩下一个实质般的青蓝光点,“强盗,你敢越货,我就敢杀人。”

     弓手向来都以攻击力强著称,一个好的弓手,甚至能够将所有力量凝于一点,以点破面之下甚至能够越阶逆杀,鬼玲的境界或许不如盛屠,可此时被她以箭指着,盛屠仍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特别是她眼中的那一点凝如实质的青蓝精芒,甚至比她手中的箭还要锋锐。

     面对如此锋芒,盛屠不敢掉以轻心,同样弯弓搭箭指向鬼玲,“你只有一个人,你只有一阶后期,让你走不走,那就留下吧。”

     更多的话已经不需多说,盛屠眼中杀意闪现,他的灵识已经扩展到周围数百米,刚才他忌惮鬼玲会有同伴,不原节外生枝,这才开口让鬼玲离开,现在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就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屠盛是盛鑫部落战士首领,箭、矛、刀自小精通,他的箭技在漆黑的夜里也能百发百重,更何论手中握着赤风弓。

     利箭脱弦的同时,盛屠脸上就升起残酷的冷笑,先发于人,后发制于人,赤风弓射出的箭快若流星,鬼玲只是一阶后期战士,她根本不可能避得开这一箭。

     盛屠的判断没错,鬼玲的确不可能避得开这一箭,可她根本就没想过要避,她只是轻轻松开尾指,迎着那道赤红如火追风赶月的光影射出一箭。

     夺,以箭碰箭,鬼玲的长箭上甚至没有贯注元力,只是精准的射在赤风箭的箭尖上,力量、速度、元力完全不对等,可这一箭却引爆了赤风箭中灼热的火力,扰乱了箭身上缠绕的风劲,鬼玲全身上下动也没动一下,赤风箭将她的箭炸得粉碎之后,微微一斜从她身侧晃过,扎进她身后十几米的大树上,将树干炸开近两尺大的空洞。

     “弓好,箭技太差。”鬼玲剩下的三枝箭同时脱手,三支箭连成一条直线,啾啾啾如同三只小鸟飞向盛屠。

     这三箭的速度远不如盛屠,其中的元力更是差了一个大境界之多,甚至用来铸造箭尖的精铁也有所不如,这三箭对于二阶中期的盛屠而言简单就慢如蜗牛。

     “笑话。”盛屠冷笑的一边伸手取箭,一边抬起长弓拨向鬼玲的三箭,“元力太差,力量太小,箭技再好也只是花架……”

     话没说完,盛屠瞳孔猛地缩小,作为二阶中期战士的直觉和灵堂让他毛骨悚然,本能的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体内元力全力发动侧转身躯。

     鬼玲这三箭后箭比前箭快上一丝,盛屠抬弓时,三箭猝然加速,后箭撞前箭,第一箭尖啸如同鹰鸣,瞬间加速从盛屠长弓前穿过。

     噗,盛屠从大树上倒栽而下,胸口血花飞溅,身在半空,赤风箭突然闪现。

     鬼玲一声轻笑,三箭加速爆射时,她就已经离开了原地,团身侧翻出去的同时,背上的重狙已经托到她的肩上,她的脸上则多了一副以墨晶为镜面的防毒面具。

     轰,震天动地的枪声响起,长达一米多的火光从重狙枪口喷出,如同一条火龙探出,火龙口中喷出晶亮漆黑的重狙改良子弹。

     赤风箭落空,盛屠身在半空,更加恐怖的危机让她寒毛倒立,一箭射出立即翻身落地,根本来不及思考,手腕上微光一闪,本能的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面精铁重盾。

     盛屠只来得及以精铁重盾护住半边身子,重狙子弹就到了,这是曾忆改良的子弹,各种灵材配比成高爆炸药推动弹头,弹头中则另藏玄机,盛屠运气不错,山林中无数次生死危机锻炼出不错的灵觉和危机本能,重狙子弹被精铁重盾边缘挡住。

     即便是普通重狙子弹,巨大的冲击力也足以掀起一辆两三吨的小汽车,更何论这枚经过曾忆改良加料的超级子弹,子弹撞在重盾上,数十吨的冲击力瞬间爆发,重盾斜斜倒撞在盛屠胸口,一阵密集的卡卡声从他胸中传出,至少十根胸骨被一瞬撞断,紧接着,一团白光在他胸口冲击,重狙子弹中暗藏的炽光石、烈焰晶、幻灵花粉被引爆点燃。

     “啊,我的眼睛。”盛鑫部落的三十多名战士如同下饺子一样从倒栽而下,炽光石燃烧产生的刺目强光让他们眼前白茫茫一片,强烈的刺痛下个个泪流满面。

     至于盛屠,他之前被鬼玲一箭当胸射过,随后又被重盾倒撞胸骨碎裂,再当面享受了光焰草燃烧的强光,烈焰晶近千度的高温和幻灵花粉的迷幻药效,如同被一辆火车撞上一般倒飞两百多米,身在半空就已经生死不知了。

     咯咯,重狙回到鬼玲背上,她的右臂不自然的垂在身侧,重狙枪即使经过曾忆改良,后座力减少了数倍,她的肩也承受不住这恐怖的一枪直接脱臼了,可她此时根本顾不得为右肩复位,左手托住右臂,脚下一阵青蓝闪现,如同一阵风冲向盛屠。

     炽光石在烈日下爆晒后可以自然发光,若是磨成细粉猛烈撞击,则会瞬间将其中集存的强光释放,起到瞬间短暂制盲的效果,起到强光弹的效果,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一阶武者,他们的恢复力不是地球上的寻常人可比,曾忆曾经亲身试过,一阶后期武者只需五秒就能恢复视觉。

     所以鬼玲只有五秒时间撤退,一旦那三十多名一阶土著恢复视力,同时,她一身战力几乎全在弓箭和重狙枪上,可重狙枪霸道的后座力让她右臂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恢复,若是五秒内没能全身而退,她的处境就极度危险了。

     起下生风,身形飘忽,鬼玲咔嚓一声把右肩推回原位,根本不顾那头倒在地上的彩角麋鹿,无数残影闪动间冲向盛屠,大腿上的匕首准确无误的插进不知生死的盛屠胸口,顺手在他的手上轻轻一抹,抢过他的储物手镯和赤风弓钻进丛林。

     盛屠是这群土著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他所在的方向并没有其他土著战士,鬼玲选择从这个方向突围让所有人意外,等那些土著战士恢复视力追过来时,她已经跑了一公里多远。

     鬼玲被追袭近百公里,这些土著战士在山林中的追踪能力不是赎死者可以比拟的,错非曾忆一早拟好的逃跑线路上有好几条水路,更有杜丝丝接应,鬼玲还真没太大可能逃出他们的疯狂追杀。

     鬼玲受了些伤但并不严重,回到水下基地很快就恢复过来,赤风弓和储物手镯是此次计划的意外收获,是她冒险的战利品,可她只是保留了赤风弓,私下将储物手镯交给了杜丝丝。

     让人意外的是,这只来自盛屠的储物手镯品质不低,盛屠死后其中的灵识印记也就消散了,杜丝丝达到二阶之后就拥有了灵识,以灵识炼化轻易打开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