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为期五天的集体旅游结束,周晓蒙带着一堆给家人买的纪念品还有一颗羞耻的心回去。

     一进门蛋生就像颗小炮弹一样冲过来,扑进周晓蒙怀里,“爸爸!”

     “儿砸!”周晓蒙也蹲下来用力抱住蛋生,在他脸上啃了好几下,“爸爸想死你啦!”

     蛋生把头顶在他怀里拧啊拧蹭啊蹭,就是不肯出来。周晓蒙只好把他抱起来,和周父周母打招呼,“爸,妈,我回来了。”

     他单手把箱子放下,拉开给他们看,“带了些纪念品和吃的回来,妈你带回家去。”

     周父周母也不能在这里久待,周晓蒙回来他们也差不多就要走了。

     “还带什么东西,你这孩子。”周母过来帮他收拾东西,念叨道:“你可算是回来了,蛋生天天在那数数,就想你回来。”

     “嘿嘿,蛋生来,这几天和奶奶学了什么吗?”周晓蒙掂了掂儿子,“好像有点胖了。”

     蛋生的口齿真是流利了些,他还和周母学拼音呢,“学了好多字。”

     周晓蒙回来当然是要下厨炒菜,但是蛋生根本不肯从他怀里下去,两只白白嫩嫩的小胳膊搭在他肩膀上,就跟铁钳子一样,怎么拽也拽不开。

     周晓蒙有点黑线,“蛋生,你放开爸爸,爸爸要炒菜了。”

     “要不我来做菜吧,你回来也累了。”周母说。

     “不行不行,我来吧,怎么能让您来。”周晓蒙连忙说,不是他不想休息,实在是他妈根本没有做菜的天赋,乃是黑暗料理界的大姐头,要不是蛋生喝水就行,他才不敢把蛋生留下来呢。

     周母还待再说什么,周父也赶紧插嘴,“怎么能惯着孩子呢,蛋生不许妨碍你爸爸。”

     “就是,蛋生快下去。”周晓蒙又去撕蛋生。

     “我不我不我不——”蛋生现在也逐渐发现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了,主要是他的力气特别大,所以蛋生也倔脾气也越来越明显了。

     蛋生不乐意,谁也没法把他从周晓蒙身上弄下来,周晓蒙只好胸前挂着一个娃做菜。

     蛋生就这么树袋熊似的,挂了一整天,到了晚上都不肯放,死活要睡在周晓蒙胸口。周晓蒙是软的硬的都来了,蛋生油盐不进。

     周晓蒙忍不住对周母说:“妈,是不是您惯得,我带的时候,可不敢眼睁睁看着我生气。”别管是真的还是假的。

     周母生气地说:“你这是怪我咯?”

     周晓蒙:“……没有。”

     算了算了,早该知道的,隔代带孩子就是会带出小皇帝。

     这么被蛋生压了一晚上,晚上果然做噩梦了,老是梦到前两天在温泉酒店和姚西庭偷吃的时候,姚西洲突然面无表情地走进来。他那清冷如雪的眼神在他们光光的身体上一转,周晓蒙就面红耳赤地早泄了。

     一晚上就这么来来回回的进门,玩围观play。

     第二天醒来,周晓蒙擦了擦冷汗,好不容易把睡梦中的蛋生放到了一边去,今天是休息日,可以调整一下刚旅游完的兴奋心情和疲惫身体。

     他起来吃了早餐,周父和周母没多久也过来了,手里还给他提了一份早餐,“哎,还以为你没醒呢,给你买了早餐。”

     周晓蒙以前年少的时候爱睡懒觉,那时候读书睡不着,一放假就睡个天昏地暗。反而是上班后渐渐养成了周末也早睡早起的习惯,否则需要熬夜的时候身体吃不消。想到父母记得的还是自己年少时的习惯,他心里有点异样的难受,“没事儿,留着我中午热一热一起吃了。”

     “蛋生还没起床吗?”周母去叫蛋生起来。

     蛋生一被叫醒,就揉着眼睛,嘴里念着爸爸,坐了起来。他蹭了几下,蹭到床边下床,跌跌撞撞地循着气味跑到客厅抱住周晓蒙的大腿,眼睛这时都还没完全睁开呢,压根没清醒。

     蛋生打着小哈欠,仰头看着周晓蒙,撒娇道:“爸爸,你把我抱起来……你把我抱起来嘛。”

     周晓蒙才不干呢,昨天一抱怎么着了,挂了一整晚啊,洗澡的时候都不肯放开。

     “爸爸……爸爸你抱抱我啊……”蛋生都要带上哭腔了,特别不满为什么爸爸不抱他。

     周晓蒙:“……”

     不知道还以为他虐待小孩儿呢……

     看蛋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周晓蒙也受不了了,把他抱起来,抽了张纸擦脸,“干嘛你呢,哭成小花猫了。”

     蛋生眼睛还是红的,抽抽搭搭地道:“我要你抱我……”

     “真黏人,”周晓蒙把他抱紧了,“那你亲一下爸爸。”

     蛋生毫不犹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哎,乖。”周晓蒙扛着大胖儿子坐到沙发上去,给他一本识字书叫他拿着看。周晓蒙自己则一边和父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一边玩手机。

     周父周母都在心底想,这样子多和谐啊,就是少了个儿媳妇,唉。

     这时候,周晓蒙收到朋友发来的微信:惊,晓蒙,我听人说,你交新男友了?

     周晓蒙一看,心想我去,这些口风一点也不严的家伙,他上次糊弄人说的话,一下子传得人尽皆知了,陆炜难道还真每个人都打听了?他无奈地说:是啊是啊。

     朋友:你熊的,加油!不容易!

     周晓蒙:……哦。

     周晓蒙一头雾水呢,万万没想到他那朋友转头就在一个群里说了,“劲爆消息,刚刚和本人求证到了,周晓蒙真的和一老头在一起了。”

     “啊,什么什么老头?”

     随即又有人发上照片来,如果周晓蒙在群,一定可以认出来那分明是他和他老爸,照片是偷拍的,周晓蒙的脸看得比较清楚,他爸的脸就看不清了,但是带着白发的脑袋是很显眼的。

     “我去,这是被陆炜伤得多深啊,陆炜造孽啊。”

     “惹,说不定是真爱呢。”

     “哎不是……听说老头有儿子?上次大头他们可撞见晓蒙买婴幼儿用品了,还说是帮同事买的,是不是帮这大爷买的啊。”

     “很有可能……”

     “可惜了,我朋友特喜欢晓蒙,还想着等他走出来介绍给我朋友呢。”

     “可能真的是去做后妈,现在都不出来玩儿了,唉,多好的孩子啊,怎么就给人当后妈,太不容易了。”

     ……

     这些人正稀里糊涂地聊着天,周晓蒙又收到另一个人的微信。

     姚西庭:约吗。

     周晓蒙:[冷汗]姚总……

     为什么年轻人精力这么好,三天两天想约炮,周晓蒙就觉得自己过了二十五岁之后吃一次管饱三天以上。

     姚西庭:明天中午在顶楼厕所见吧。

     周晓蒙:……喂!不要又自说自话地定了啊!不约,姚总我们不约!

     姚西庭:呵呵,你每次嘴上说着不要,身体都很老实。

     周晓蒙:……………………

     扑面而来的嘲讽让周晓蒙有点想撞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