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晚饭的时候姚正元回来了,周晓蒙和蛋生一起上桌吃饭,他特意说了一下,蛋生在家里吃过东西了,喝点牛奶,晚上加一小餐就好。

     姚正元左手第一个位置坐的是姚西庭,右手第一个位置坐的是姚西婧,周晓蒙就坐在姚西庭的左边,和姚正元是个对角。

     姚正元和气地问他,“是哪里人呀?”

     周晓蒙上次来的时候,姚正元可没有问他这些家常琐事,这态度也比刚才更缓和了,姚西庭说的不错啊,他真的很可能会接受。

     “……我是h市人。”周晓蒙说。

     “h市啊,我去过一次,是个好地方。”姚正元夸了一句,“家里有几口人?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

     “……”周晓蒙又照实回答了,真是有种女婿上门的感觉。

     姚正元的目光落在蛋生身上,又开始问:“孩子的妈妈呢?”

     周晓蒙忍不住看了姚西庭一眼,果然,姚西庭脸上带了点笑意。他探究这个问题很久了,周晓蒙都给他装傻,现在姚正元这么个辈分的问出来,总不能说“我不告诉你”了吧?

     可是蛋生真的没妈啊,周晓蒙只好说:“……没妈。”

     姚正元显然理解成了另一个意思,“嗯,现在的年轻人啊。”

     姚西庭眼里露出些失望,但还是帮周晓蒙说话,“不负责的只有孩子妈妈吧,晓蒙对这……蛋生可好了,都是他妈的错,户口都没上。”

     姚正元点点头没说话。

     “吃吧吃吧,来吃这个。”姚西庭很自然地舀了一勺海鲜粥给周晓蒙。

     周晓蒙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一脸幸福的吃掉了。

     姚正元咳嗽了一身。

     周晓蒙立刻想是不是太过了?

     姚正元抬眼瞥了姚西庭一下,“小朋友也要照顾到,你还是不够懂事,没当过爹。”他满脸的“你不行”。

     周晓蒙心情顿时有点复杂,如果不是姚西庭是胡说的,他真的要感动了,姚爸爸简直是太智慧太宽容了,不但对儿女的对象没有任何挑剔,而且会主动关心对方带过来的孩子,认为这个也是双方的责任。

     姚西庭听了,也就给蛋生乘了碗汤,“来,儿砸。”

     他也很顺杆爬,这就喊上儿子了。

     吃到尾声的时候,姚西洲回来了。

     他进来脱了外套,递给旁边的管家先生,然后走过来,站在餐桌旁,“爸爸。”

     “嗯,今天还顺利吧?”姚正元这时候已经吃完正餐了,在吃水果,抬眼看了看儿子问道。

     “不错。”姚西洲说着话,眼神就在姚西庭和周晓蒙身上打转了。

     姚正元察觉他的眼神,问道:“你弟弟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周晓蒙紧张地看着姚西洲,从姚西洲刚才扫他们的眼神,他就觉得姚西洲没信,不过姚西洲在沉默了两秒钟后,还是点了点头,“知道了。”

     “小周是你的员工,你平时多照应一点吧。”姚正元站了起来,“你坐下来吃点水果,你妈妈今天电话里说的,叫你多吃水果。我去散步了。”

     姚西洲:“……”

     他有一丝无奈地坐了下来。

     周晓蒙也在心底恍恍惚惚笑了一下,好难得看到这么生活气的姚总,他还以为姚西洲即使吃火锅也能吃得不带一丝烟火气呢,没想到被姚正元的一句话破功了。

     姚正元慢悠悠往外走了。

     姚西洲还真的叉起一瓣哈密瓜吃,然后一眼一眼地看姚西庭。

     姚西庭被看得不自在,在凳子上挪了两下,“哥,你老看我做什么?”

     姚西洲淡淡道:“我看你长本事了。”

     姚西庭心里有鬼,嘿嘿笑了两声不说话,多说多错,万一姚西洲是在诈他呢?

     而一旁的姚西婧,再人小鬼大也不会想到爸爸突然那么热情地问周晓蒙家里的事,是为了什么,她托着下巴道:“大哥,二哥又做什么了?”

     “这就要问你二哥了。”姚西洲说着,又看向周晓蒙。

     周晓蒙很怂地把头低下来,几乎埋到碗里去,他还记得姚西庭说的,面对姚西洲时要小心,他自觉没法在姚总锐利的目光下说谎,那就只好装透明了。

     姚西庭笑嘻嘻地说:“二哥也不知道大哥在说什么,二哥心方方。”

     对于周晓蒙这种缩头乌龟的行为,还有姚西庭的无赖样,姚西洲也很无奈,慢慢移开了目光,不带什么情感地说:“你自己悠着点玩。”

     “玩什么?我是认真的。”姚西庭说。

     这下子姚西洲也有点拿不准了,盯着姚西庭的眼睛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破绽,最后擦擦手,慢条斯理地说:“那很好啊,那今晚把小周安排在你房间吧,也省得他再走错房间。”

     周晓蒙:“……”

     “好啊,谢谢大哥。”姚西庭立刻应了一声。

     姚西婧不觉大哥和二哥过了一招,她兴奋地道:“周哥哥和二哥睡,那蛋生弟弟和我睡吧。”

     “不可以,你这小流氓。”姚西庭点了点姚西婧的鼻子,“蛋生和我们睡。”

     他知道周晓蒙肯定是不会让蛋生一个人待一间房的,所以干脆就叫蛋生也到他房间来咯。

     蛋生不开心地道:“我不要和哥哥睡,爸爸也不要。”

     “唉,不能叫哥哥,以后也要叫爸爸了。”姚西庭悠悠道,“或者叫我daddy也可以。”

     蛋生盯了姚西庭一会儿,突然说:“i'myourfather。”

     姚西庭:“…………”

     周晓蒙差点没笑出声来,他没想到蛋生居然还记得这句话!再一看,姚西婧也笑嘻嘻的,连姚西洲脸上都有了些笑意。

     姚西庭恼羞成怒,“周晓蒙,你怎么教儿子的,你就教他这种话啊?”

     那你别先占人家便宜啊!周晓蒙没把这句话说出来,“我没教啊,不知道他怎么学的,是不是跟你学的?”

     姚西庭:“你别给我装傻!怎么可能是和我学的!”

     周晓蒙:“那谁知道……”

     “我还有点事。”姚西洲把手和嘴擦了擦,站起身来,“你们继续打情骂俏吧。”

     周晓蒙:“……”

     姚西庭倒是自然地很,他抱臂看着姚西婧,“看到没,学学大哥,快带着你蛋生弟弟走开,不要打扰我和你周哥哥打情骂俏。”

     姚西婧吐了吐舌头,“真不要脸。”

     说归说,她还是跳下椅子,去牵蛋生的手了,“走吧蛋生,我带你去看我养的狗狗。”

     原本以她比蛋生高那么多的体型,要拉动蛋生这么大的孩子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这么一下,愣是没能拉动半分,反而是自己差点摔了个屁墩儿。

     “哎,蛋生怎么这么沉。”姚西婧嘟哝着,双手插到蛋生腋下,想把他抱起来,谁知道蛋生跟块铁似的,一动不动。

     周晓蒙瞬间假装自己在按着蛋生,他把手放在蛋生肩膀上,“蛋生可能是有点困了,还是算了吧,下次再看狗狗。”

     姚西婧惊讶道,“哥哥,那你不打情骂俏啦?我是无所谓的哦。”

     “……”周晓蒙黑线道,“不了。”

     晚上周晓蒙也真抱着蛋生到姚西庭房间去了,没办法,连姚正元都一脸慈祥地表示你们睡一间房吧,我很开放的不会怎么样,不用顾忌我。

     周晓蒙都怀疑姚正元知道上次他晚上偷偷跑到姚西庭房间里去了,他们现在对外形象正是热恋情侣,怎么可能拒绝,于是只好带着儿子一起去姚西庭的房间。

     一进去姚西庭就开始搬被子,“来,你儿子睡地上。”

     周晓蒙从后面抬膝踢了下他屁股,“胡说八道什么。”

     “哼哼……”姚西庭松了手。

     他的床还是很大的,两个人睡都绰绰有余,何况是再加上一个小孩。

     就是蛋生还是有些抗拒,他抱着周晓蒙的大腿说:“爸爸,我不想和哥哥睡……”

     周晓蒙蹲下来,把蛋生揉进怀里,“儿子,爸爸今天教你一个词,叫客随主便,在别人家做客,就看人家的方便来。咱们在姚哥哥家里,就要听姚哥哥的,就像姚哥哥在咱们家的时候,就是听爸爸的睡沙发……”

     蛋生想了想,小声说:“那不能让他主随客便吗……”

     姚西庭差点没笑出声来,“嘿,你还挺会想的啊。”

     周晓蒙也说:“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哈,除非下次他在咱们家,你也要随他,让他和爸爸一起睡。”

     蛋生皱眉想了想,似乎觉得两样都很难接受,沉重地叹了口气,“唉!”

     周晓蒙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亲,“来吧宝贝儿,睡觉啦。”

     睡觉时周晓蒙直接把蛋生放在他和姚西庭中间。

     姚西庭急死了,他想越过蛋生去亲亲摸摸周晓蒙,但是总是一动弹,就被蛋生察觉,然后用那双黑黝黝的大眼睛森森然看着他……都不知道这小孩为什么那么机(tao)灵(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