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周晓蒙真是要被刘子齐吓出心脏病来了,他这边一直都未张夙的事情忧心着呢,好不容易出来散心吧,门一打开就看到刘子齐傻不愣登地在跟张夙搭讪!

     姚西庭的这个兄弟,是有点不着调,你泡谁不好,泡张夙。

     不知道有个定律吗,外表越是纯良,切开越是黑暗!

     这个张夙,一开始在地铁上看到他的时候,周晓蒙也以为他是热心好青年呢,谁能想得到这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年轻人会是危险人物?

     周晓蒙更是想起,姚西洲说张夙身边随时跟着五个身手超凡的保镖,刘子齐那个身手,目测撑不过五秒。

     刘子齐还在那边热情洋溢,因为对方有点冷淡的样子,所以当他说“那是你朋友吗”之后,刘子齐就毫不犹豫地喊了周晓蒙一声,希望他来助攻一下。

     周晓蒙这个被寄予厚望的wingman硬着头皮往那边走,心里想着,这里也算是公众场合,应该不至于太过分吧……他把手插进兜里,开始操作手机。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呢,玩手机玩得熟练,不看屏幕,在脑海里脑补一下也差不多了。

     但是周晓蒙也有点拿不准,他凭记忆点了姚西庭的名片,拨打出去。

     拨了之后也不管通没通,放下手机,这时也走到了他们面前,他若无其事地冲张夙伸手,“嗨,是你啊,还记得我吗?”

     张夙握住他的手,三秒钟,摇了一下,非常标准,然后放开,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当然记得,没想到又见面了。”

     刘子齐的眼睛睁大了一点,“你们认识啊?”

     他在心底暗骂一声不好,怎么看样子对方对周哥的兴趣要比他要高啊,他这到底是找了个助攻手,还是找了块拦路的石头啊?

     周晓蒙呵呵笑,“一面之缘,在地铁上。”

     周晓蒙可能是想表达疏远,但是刘子齐却想,不得了,在地铁上见过一面而已,就这么友好?我刚刚还费了半个小时口水呢……

     刘子齐连忙说:“那还没正式认识过吧,我给你介绍啊,这是我哥们儿的男朋友,周晓蒙,我叫他周哥,不知道你们哪个大点儿?”

     他一方面点明了周晓蒙是有男朋友的,一方面又探了一下张夙多大了。

     张夙想了想,“应该我要大一些吧?我还有几个月三十。”

     刘子齐吓了一跳,“三十?看不出来啊。”他和姚西庭差不多大,还以为张夙顶多大他三岁呢。

     张夙:“不显老。”

     刘子齐“哦”了一声,搓着手道:“这都说了半天了,我们俩的名字可都报了,你得说一下你叫什么吧?”

     张夙似笑非笑地说:“你真的想知道吗?”

     他虽然是对着刘子齐说的,眼神却若有似无地落在周晓蒙身上。

     周晓蒙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知道张夙的身份之后,再去看张夙,就觉得哪哪都不对劲,可能是心理作用吧,反正他就觉得张夙阴森森的,好像立刻能脱了一张人皮变身大魔王似的。

     刘子齐也觉得好像不大对,不过他想的方向和周晓蒙不一样,比较下流。

     刘子齐嘿嘿笑了几声,“是啊,想知道。”

     张夙就微微一笑,“我叫张夙,夙愿的夙。”

     刘子齐搜肠刮肚,想找出几个词来夸赞张夙这个名字。就是这时,姚西庭夹着蛋生过来了,他从房间那边拐过来,一露面就扬声喊:“小周,你儿子叫你。”

     “哦!”周晓蒙一看到姚西庭和蛋生,就好像松了口气。

     刘子齐也赶紧说:“哎呀你们一家团圆去……”

     周晓蒙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你想得美啊,撇下我们自己去逍遥快活啊?你今天自己带来的小妹妹怎么办?”

     刘子齐尴尬地说:“什么小妹妹……”

     “哎,你可别不认,待会儿小妹妹找不着你出来就糟了。”周晓蒙说。

     刘子齐:“……”

     他还真的有点紧张地瞥了一样自己那房的方向,周晓蒙虽然是在吓他,但是说得不无道理啊,他出来半个多小时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撒这种谎,万一他带来的女伴真的出来了……

     刘子齐只好清了清嗓子,“那是我干妹妹。”

     张夙和周晓蒙都不说话,笑着看他。

     刘子齐臊得捂住脸,幽怨地看了周晓蒙一眼后告辞了。

     周晓蒙松了口气,对张夙说:“那我也先回去了……回见。”

     张夙点头,“回见。”

     周晓蒙说完那个回见就后悔了,再听张夙也说后悔,就更加后悔了。他往姚西庭那个方向走过去,走到一半就忍不住回头看,然后发现张夙还站在原地望着他这边,顿时吓得脚步加快,仓促笑了一下。

     姚西庭站在原地,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甚至是有点沉沉的,目光迎接着周晓蒙,刚好就和目送其的张夙对了一下,相撞后停顿了一下才分开。

     姚西庭夹着蛋生,周晓蒙走到他面前,蛋生好像都感受到那种有点紧张的气氛,没有第一时间挣脱姚西庭,扑向他爸的怀抱。

     两个人拐弯,并肩往房间走,离开了张夙的视线。

     一离开,姚西庭就黑着脸骂了一句,“妈的,他怎么在这里。”

     周晓蒙吐了口气,“不知道,一出来就看到刘子齐在搭讪他,我吓死了,你等下快点也通知一下你朋友们。哎,你是接到我电话了吗?”

     姚西庭摇了摇头。

     周晓蒙把手机掏出来,一看,手机还在通话中,而显示的名片不是姚西庭,而是姚西洲,原来是点错了,只是姚总机智,听着不对,立刻就联系了姚西庭,姚西庭还吓了一跳了,以为出什么事了。

     周晓蒙喂了一声,那边还应了,姚西洲还在那头。

     “姚总?”

     “嗯。”姚西洲把之前的动静都听在耳里,他说,“小周,我可能知道为什么张夙迟迟不现身,反而跟着你了。”

     周晓蒙懵懵的,“什么?”

     姚西洲的话犹如一个响雷,炸开在周晓蒙耳边,“蛋生在本市办理户籍之前,没有任何生活痕迹,完全找不到他的出生记录、生长情况,甚至找不到他的母亲是谁……”

     周晓蒙感觉自己手都在发抖,“你……我……”

     姚西庭诧异地看着他,“我哥说什么了,难道那丫敢动手?”

     姚西洲的语气很平淡,“我也是发现张夙在查这个,才想到,也许他一直不现身,是和你儿子有关。比起张家是在找一个什么玩具一般的珠子,找一个和张家有莫大渊源的孩子应该更说得过去吧,这就是我查不到蛋生的过去的缘故吗?小周,蛋生的母亲和张家是什么关系,你知道吗?”

     周晓蒙觉得自己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晕过去了。

     姚西洲居然想歪到那里去了,而张夙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敏锐地开始查蛋生的身份,那他会不会已经洞悉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