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屠龙的骑士
    “白鹭,我们回家吧。”

     穿着黑色西装的俊美男人,站在闪耀着雪白氙气大灯的火红色法拉利前,对着身畔的美人温柔地说着,看起来像是一场盛大的求婚,如果再配有一颗奢侈昂贵的Cartier钻戒就更加完美了。

     陆离眼神冰冷地看着这幅场面,心里嫉妒地几乎发狂。

     他还在十九局任职的时候,白鹭就是他心中的女神,可远观而不可近亵。既然不能得到,那他就要亲手毁了她!可眼前的这幅画面却让他郁闷到想要呕血,这不是他想要的画风!

     “你们是在拍偶像剧吗?或许我手里不该握剑,而应该抬一部摄像机?向全国观众直播你们的爱情故事。”

     陆离语气嘲讽地说着,掌心里的剑柄几乎都要被握碎,“你们杀死了我的部下,难道不该给我个说法吗?”

     白鹭根本不理他,她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不想浪费,虚弱地身子轻轻靠在叶知微的背后,闭着眼睛喘息。

     她实在是太累了。

     叶知微很轻佻地笑着,神情慵懒的像个贵族,“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不能回头的悲剧啊,所有的人都在巨大的舞台上表演着注定的剧本,沿袭着没有悬念的命运,等到谢幕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可笑——”

     “我现在帮你的朋友提前谢幕,逃离了注定的悲运,这其实是善良的事情啊。你不但不感激我,反而想要杀我,很是没有风度啊。”

     叶知微说着诗一样的语言,仿佛在出演歌剧。

     果然是装腔作势……

     白鹭一直靠在叶知微背后,只有她才知道这个男人说这么多废话的原因。

     叶知微有一个神谕是“冥灵”,这是一种治愈型的神谕。从叶知微出现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努力地拖延时间,悄悄地用“冥灵”为白鹭疗伤,为白鹭修复着受伤的伤口。

     只有两个人都拥有相对完整的战力的时候,这场战斗才有赢的可能!

     陆离已经听不下去了,整张脸狰狞至极。他发现自己在这个俊美的男人面前简直就像是一个丑陋的小丑,无论自己做什么,那个男人都会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自己,像是在看一只可怜的猴子。

     贵族们不都是这样吗?用高贵的同情心来表达自己与生俱来的优越。

     陆离大喝一声,手中长剑振起,“杀了他!”

     叶知微的脸上淡去了笑容,眉峰里都隐藏着冷酷,“你是个可耻的叛徒,世间所有叛徒的归宿都是撒旦的地狱。一个出卖了灵魂的家伙是必须受到惩罚的,否则谁还会信仰上帝呢?”

     他双手持刀,仿佛古代的诸侯站在狼烟四起的战场上,用名刃“樱切”斩掉抗命者的头颅!

     他杀意已决!

     神谕“僭越”释放!

     神谕“冥灵”释放!

     一瞬间血统暴涨,僭越了神裔的阶级,身体的各项机能达到了巅峰!

     叶知微将“樱切”高举在自己右肩上方,向左下猛烈挥动劈下,手中的长刀犹如闪电划破天空!

     萨摩·示现流。

     这一式的宗师是神道流出身的东乡重位,真意是必死的勇气和舍命的气魄,在对战中拥有压倒性的力量和速度,根本不在意对手的攻击。在萨摩藩和幕府的战斗中,幕府的武士很多都是因为无法抵挡这从天而降的一击,从而被斩掉头颅。

     虽说是以寡击众的战况,但是敌人已经是强弩之末,而自己却是红蓝全满,更何况还有神谕的加持,所以胜利的天平还是平衡的,更何况还有一个靠在大树下面休息的白鹭。

     在示现流的威慑下,其中一个敌人首当其冲,他连忙举剑抗衡,强大的冲击力迫使他半跪在地上,举起的剑也因为压力而弹向了自己的额头,深深地嵌进了自己的脑袋里,被自己的剑杀死。

     一瞬间的辉煌之后,带刀的敌人从四面八方而来,刹那间给予叶知微累累重创,昂贵的西服失去了所有的价值。

     他们心中极其暴怒,眼看就要完成任务回去领赏了,偏偏这时候叶知微出现了,或者说,很华丽地登场了,像是007系列里的詹姆斯·邦德一样,永远是一副拉风的样子,还杀了他们的人。

     他们几次三番地想要绕过叶知微,去他的背后袭杀白鹭,但总是被长刀阻拦。于是他们索性暂时放弃白鹭,先送这个男人下地狱。

     白鹭背倚着大树看着这场战斗,她觉得,哪怕未来她到了白发苍苍的年纪了,她也不会忘记今晚叶知微为她拔刀的背影。

     陆离愈发心惊起来,因为他发现叶知微简直是个剑圣,几乎什么剑道流派都能使用,实在是可畏可怖。如果他知道叶知微的父亲对他儿子的评价的话,他就不会感到吃惊了。

     叶爸爸说,可惜现在不是侠客们快马江湖的时代了,否则我儿子肯定能当武林盟主。

     陆离心中大恨,要不是因为白鹭消耗了他们太多的力量,以至于无法再次释放神谕,否则自己这边五个神谕加身,叶知微只有秒死!

     战斗好像更惊险了,但是叶知微好像更写意了。

     手中的“樱切”散漫地挥舞着,动作轻灵美妙,十分优美,似乎不是杀人的剑术,而是观赏性的剑术一般,手腕曼妙地翻动着。

     镜心明智流·逆卷刃流。

     这个强调走位优美的流派并不是只有美男子的剑术而已,还有身为武士的杀人剑。叶知微想象自己的“樱切”上面缠绕着一匹丝绸,他正把丝绸一卷卷地缠绕在刀身上,手腕越来越快,丝绸越来越紧,动作却愈加舒缓,力量却是倍增。

     终于,有一个敌人承受不住层层叠加的力道,被叶知微瞅准机会,一刀斩下了头颅。

     转眼间死了三个人,陆离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叶知微用袖子抹去“樱切”刀身上的血迹,轻笑道,“所以说男人被包围不要紧,关键是要能突围。”

     又是这种装腔作势的台词,陆离大怒,一脚把叶知微踹到了天上。

     还没等他得意,叶知微在空中轻轻地借力转变方向,“樱切”笔直的朝向地面。

     强大的地心引力为叶知微提供了强大的加速度,在电光火石间,叶知微直接将“樱切”插进了敌人的天灵盖,整个刀身都没了进去,只留下刀柄在头盖骨。

     樱坠!

     这是从天而降的刀术,只有一击,中则必死,是叶知微的父亲自创的刀术。

     叶知微把武器留在了敌人的尸体里,一时间手无寸铁。趁别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攻向另一个敌人的手腕,然后夺刀!

     柳生新阴流·无刀取。

     简单来说,就是空手入白刃。

     叶知微夺刀之后,顺手就往被夺者的小腹里捅了一刀,将他的尸体推到地上。

     陆离惶然四顾,自己的部下都死光了,怎么会这样?难道剑术的天赋真的可以弥补血统的阶级吗?这不可能!

     叶知微从尸体中拔出自己的刀,冷冷地看着陆离的眼睛,“先生们,今晚的演出快要谢幕了,谢谢诸位的光临,请允许我来送你们退场吧。下一站,黄泉。”

     一瞬间,叶知微身体上的伤口迅速愈合,刀势凌厉了不止一倍!出刀的角度诡异地让敌人想自杀,简直犹如幽灵一般防不胜防!

     陆离悲惨地仰天长啸,自己全军覆没,就算逃过了今天这一劫,也一定逃不过组织的惩罚,既然这样,自己也要拉个垫背的。

     他咧嘴一笑,露出渗血的牙床,“哈哈!大家相逢就是缘分,不如一起去看看黄泉的风景如何?我们一起死吧!”

     他居然用了舍命的战术,胸口直接迎向了叶知微的剑锋!在身体被刺穿的一刹那,陆离与叶知微的距离也被无限拉近,他手中的剑锋也将抵达叶知微的胸口!

     叶知微大急,他可不是刚出场就要领便当的货色!他努力地想要挣脱出去,手臂却被陆离死死拉住,他一心想找个黄泉路上可以作伴的。

     就在陆离的剑锋点入叶知微白色衬衣的瞬间,剑锋停顿了,一道白色的冰凌从陆离的胸膛中刺出,这显然是白鹭的手笔,她现在积攒的力气刚好可以释放一枚冰凌。

     果然这伤没有给她白治,关键时刻真顶用。

     陆离倒地,看着“樱切”刀身上“武士生死,用剑始终”的八字铭文,他好似顿悟一般的嘎嘎笑着,“原来是十九局的宝贝啊,不冤,不冤!”气绝。

     叶知微看着背靠着大树的白鹭,轻轻地走了过去,在她面前半跪下来。

     “屠龙的骑士已经凯旋,公主,我来接你回家。”

     ……

     ……

     PS;啊呀,好肉麻,真是拿十八岁的年轻人没办法……

     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啊诸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