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伊西多
    咖啡馆的布置很典雅,贴着花纸的玻璃窗斜斜地映进轻薄的阳光,照耀在了悬挂着油画的木墙上。油画下坐着两个喝着咖啡说话的男人,看起来像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你的小提琴很不错,不像是廉价的东西,也许我能知道它的产地是哪里。”

     流浪琴师像是抚摸情人一样地轻抚他的琴盒,“这把琴是家里的长辈们流传下来的,是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大师的作品,我如同珍爱生命一样珍爱它。”

     “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叶知微轻轻地搅动着咖啡,“这位先生可是15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小提琴制作家之一,他的作品价值连城。就连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都有收藏他的杰作,这是全世界所有小提琴师的梦想。”

     流浪琴师楞了一下,海洋般湛蓝的眸子里显出惊讶的神色。

     这位来自意大利的小提琴制作家,声名其实并不显赫,一般的小提琴爱好者都不会去关注这个名字,更何况他还是用意大利语念的,但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

     流浪琴师微笑,“看来是我大意了,你很聪明。”

     叶知微放下咖啡勺,“其实你也不用掩藏身份的,伊西多·韦尔斯利先生,2024年你曾经光临海山开音乐会,我买了票的,那真是美妙的享受,我怎么会不认得你呢?”

     伊西多也不多说,很直爽地承认了,“我还以为是我的音乐单纯地吸引了你,没想到还是因为我的名声吗?真是让人难过。”

     “那倒不是。”叶知微笑道,“恕我直言,要让一个东方人认出西方人的面孔,还是有点难度的,更何况小提琴距离我的生活还是有点遥远了,对我来说你的音乐要比你的名字重要得多。”

     伊西多喝着咖啡,“你的话让我感到安慰,先生。”

     叶知微双手交叉放到桌子上,身子缓缓前倾,“那么我能知道你为什么来海山吗?”

     伊西多漂亮的眸子一眯,“一名有教养的绅士,是不会粗鲁地询问别人的隐私的。”

     叶知微笑道,“也许我们应该重新认识一下,本人叶知微,隶属于国安部十九局,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所以询问您的相关行踪,大抵也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

     如果是熟知英国历史的人大抵都会知道,韦尔斯利是一个伟大的姓氏。他们的祖先威灵顿公爵曾经在滑铁卢打败了法国皇帝拿破仑,成为了法兰西王国、普鲁士王国、俄罗斯帝国等七国元帅的军衔,比苏秦还多一个。

     以上是从历史学的角度出发的,接下来是神学的视角。

     威灵顿公爵家族其实是一个神裔家族,世系神血。第一代威灵顿公爵的神谕是“战鼓”,一种精神系神谕,极其适合在战场上使用,公爵阁下也是凭此击败了拿破仑,并且将爵位和神血一并传承了下来。

     一个世系神血的家族,并且还拥公爵的爵位,这样一个家族出来的年轻人来海山,居然不知会十九局一声,这个……

     根据神裔之间的外交礼仪,这位来自欧洲的年轻人应该向十九局通知他的入境时间,因为他的级别不允许他拥有私人身份,就好比中国的高级官员如果以私人身份去美国旅游,那么CIA会很有兴趣的。

     很明显,他没有这么做,那么事情很有趣了——

     这位伊西多先生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伊西多无奈地笑了笑,“真没想到在广场上拉小提琴都能惹出麻烦来,这个世界上的同类还真是多啊。早知道就不请你喝咖啡了,有点自找麻烦。”

     叶知微看着他的琴盒,“要不是你随身带着一把价值超过1000万美金的艺术品,我也不会认出你来,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的品味吧——昂贵的品味。”

     伊西多耸耸肩膀,“我的祖先钟爱小提琴,在打败拿破仑后,王室把这把琴作为奖励赐给了我的祖先,它原本是詹姆斯二世国王陛下的珍藏。后来我的祖父发现了我的音乐天赋,然后这把琴就成为了我唯一的选择。”

     叶知微道静静地听完,“伊西多先生,我很愿意和你聊一些有品位的东西,但请你不要随意地转移话题,你需要解释你为什么在没有通知我方的情况下,私自入境中国的原因。”

     伊西多懒洋洋地笑着,“其实你我都知道,这种询问是不会有答案的,我是不会说的,而你也没办法。事实上异国神裔之间不经过通报就随意入境的情况很常见,只要没被发现就行了。我办的是旅游签证,我是来旅游的啊。”

     “旅游签证的有效期是90天,希望你在中国玩的愉快。”

     伊西多耸着肩膀,“我一定会玩的愉快的,所以我们就不要说这些没有意思的事情了,我们还是谈点有品位的吧,音乐、油画、文学,或者女人,都可以。”

     这家伙一点都不像英国人,反倒像是法国人或者意大利人。

     叶知微也没有纠缠下去,毕竟他说的也没错,能走正规途道入境的神裔估计连一成都没有,就算以后叶知微出国估计也不会通知当地政府。

     伊西多很快转移了话题,谈论一些哲学和艺术,顺便比较一下东西方艺术的优劣。

     伊西多试图辩解说明西方那些伟大的画家们之所以喜欢画果体,是继承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人体美学传统,是反抗神学束缚的标志。

     叶知微则嗤之以鼻,因为这种说法无法解释为什么在16世纪的威尼斯和18世纪的法国,那些订画者只要果女,只要感官刺激的画面,这显然不是纯粹的艺术审美,和古希腊的人体美学没有丝毫关系,完全是市民阶级崛起之后的邪恶产物!

     好比中国的少年人们翻看《金瓶梅》,有多少人会相信他们是为了欣赏古典名著?学习文学技巧?简直天真!学习床笫技巧还差不多。

     伊西多表示自己无法忍受这种无礼的言论,背起琴盒拂袖而去,只是看背影怎么都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叶知微看着伊西多推开咖啡馆大门的背影,心里有些意味深长。

     公爵家族的继承人不声不响地来到了海山,在被自己发现之后,为了合理地摆脱来自十九局的目光,居然屈尊和自己聊起了限制级的话题,然后趁机佯怒离开。

     不图小利,必有大谋!

     叶知微有些好奇,这位英俊多情的小提琴师不在温莎城堡的舞会上勾引妹子,千里迢迢地来中国干什么?一个能干出在市中心广场上假装是流浪琴师的贵族,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叶知微抬起头,看着窗外的阳光,感觉天色要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