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叛变者
    阳光懒洋洋地照在了叶知微长而深的睫毛上,提醒着新一天的开始。

     叶知微起床后习惯性地去浴室洗澡,洗好之后赤果着上半身,只围着一条浴巾在客厅里走动。他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橙汁,刚准备喝的时候,橙汁瞬间冷冻成冰,把瓶子都炸裂了。

     “咣当”...“咣当”……

     叶知微看着翻滚在大理石地板上的橙色冰块,有些愣神。他缓缓地转着脖子,只见白鹭一脸杀气地站在二楼扶梯口,手掌紧紧的握着扶手,眼神极其不善。

     “再有下次,我会把你冻成冰雕。”白鹭的语气里透漏着冷气。

     听到女人的声音之后,叶知微这才恍然记起,原来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了,家里多了一个女人,有些事情还是要注意一点,尤其是在这个女人还有点暴力倾向的时候。

     叶知微双手抱胸,连忙奔回卧室里穿衣服。这一刻他所爆发出来的速度不愧于神裔的血统!

     传说古代的周穆王有八匹神俊的马,奔跑起来连影子都追不上,姬满先生就是驾着这样神奇的骏马,千里迢迢地跑到遥远的西边去和西王母约会的,说起来也只有这种传说中的绝世神驹才有资格和叶知微此刻的速度媲美,连赤兔都不行。

     白鹭看着狼奔鼠窜的男孩的背影,嘴角竟然有了一丝微妙的弧度,如果让十九局的人看到了一定震惊莫名,白鹭居然笑了!那场景在他们心中无异于看到了雕塑在微笑,你们有谁见过石头做的雕塑会微笑吗?

     “身材挺不错呢。”白鹭忽然想到。

     卧室不是衣帽间,没有别的衣物可穿,只有一件昨晚刚换下来的西装可以穿。叶知微穿戴整齐之后出去,看见白鹭似乎要出门的样子,随口问道,“你要去哪?”

     白鹭在门口穿鞋,“昨天夜里名字一个叫陆离的B级专员在海山附近遭遇了袭击殉职,护送的文件夹也被夺走了,据分析是‘夜歌’的人做的,我现在要去把东西抢回来。”

     叶知微看着白鹭脚下踩着的十厘米的高跟鞋,很不明白穿着这样的鞋居然也可以战斗?看起来女人真是种可怕的生物啊。

     “小心安全。”叶知微忽然道。

     “嗯,十一点钟之前我会回来。”白鹭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说完之后自己都愣了,这简直就像是妻子和丈夫出门上班前的对白啊!

     叶知微也愣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指望自己能得到回应。他看着女人急急忙忙逃似的背影,不禁微微地笑了起来,“真是有趣呢。”

     ……

     ……

     白鹭出门之后直奔海山的郊区,西山。

     西山是海山附近的丘陵,传说古代的时候有仙人出没,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白鹭接到的任务通知上说,“夜歌”在抢夺文件成功之后,为了躲避十九局的追铺,就逃到了人烟稀少的西山躲藏。但是十九局通过文件夹上的卫星定位,成功地找到了犯人躲藏的地点,命令白鹭前去执行逮捕。

     所谓的“夜歌”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一个专门和十九局对抗的异见者组织,组织成员主要是十九局的叛逃者和依附于他们的神裔。

     “夜歌”对十九局十分不满,他们觉得神裔天生就是要高于正常人类的,是行走在人间的神,凭什么要为国家服务?

     “夜歌”神出鬼没,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动方式,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总部在哪,更不知道他们的首领是谁。

     他们往往都选择在荒僻处下手,一击得中远扬千里,犹如一滴水般消失在大海里,谁也找不出踪迹。

     所谓“夜歌”,便是在黑夜中歌唱的人啊。

     白鹭站在西山的树下,抬头看着天色,才刚刚中午,大地一片透亮。

     海山所有的交通都被封锁,车辆检查极为严格,全市所有的监控都有专人24小时守候在窗口监视,飞机、轮船和火车兵分三路,海陆空交通全面突击检查。

     在这种环境下,“夜歌”是逃脱不了的。

     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黑夜降临的时候。

     西山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盛夏的时候也是游人如织,但现在是冬天!除了喜欢飙车的纨绔子弟,没有人会选择在这个时节登山。

     这无疑为十九局的执行专员提供了很多工作上的便利。

     据殉职者临死前的紧急报告说明,这次来海山进行狙击的“夜歌”组织成员总计有3名,能力评级都是C级。

     他们所抢夺的文件其实是一件在埃及法老墓里出土的文物,羊皮卷上记载着炼金术的有关知识,这正是十九局所急缺的!

     白鹭必须夺回来。

     事实上在十九局的精英之中,白鹭对付夜歌的经验是比较多的,累积伤害也是极多。夜歌曾经发誓说要杀掉白鹭……如今距离发誓日期已经整整三年了.......

     从十九局专门研发的智能手表上来看,一个绿色的光点在黑幕中蛰伏不动,距离白鹭大概有两公里的样子,但是白鹭并没有轻举妄动。

     她不想陷入追击战之中。

     当夜的披风搭上地球的肩膀上的时候,倚靠着大树的白鹭忽然睁开了眼睛。

     死神已经就位,死亡的盛宴即将开始!

     白鹭忽然疾速奔跑起来,长长的风衣在空气中猛烈地摩擦,发出了风吹旗帜般的猎猎响声。

     当白鹭奔袭到一个路边的灌木丛时,她一跃而起,威严的力量如同长夜般笼罩着这里,这里是神的领域,风雪是神的兵器!

     三个穿着黑衣的男人从林间跳了出来,袖口上沾染着血迹。

     其中一个男人道,“白小姐真不愧是十九局的杰出人才,居然可以这么快地找到我们。如果白小姐折损在了这里,想必一定会是十九局的莫大损失吧。”

     白鹭冷笑,“三个破烂货色,有什么资格让我折损?你们有三个人,很好,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了。”

     白鹭说话的同时,手里渐渐凝结出了一条两尺长的冰棱,这是她的武器,冰剑!

     白鹭冷冷地扫视着面前的敌人,然后手持“冰剑”冲入了敌阵,长长的黑色风衣在空气中震荡,万般威严,犹如女王的降临。手中的“冰剑”挥舞时空气中飘落着雪花,看起来像是黑夜中游离的萤火。

     扑面而来的冰冷杀机让对面的敌人们面色陡然一变,血统的差距让他们根本不敢直面这唯美却锋利的一剑,他们转身闪避。然后纷纷地亮出了自己的兵器,两把刀剑,另一个用的是沙漠之鹰!

     白鹭眼神冰冷,手中的冰剑直直地刺了出去,目标直抵敌人的心脏!

     面对剑锋的敌人连忙横剑护心,倒地翻滚到一边,不顾形象地避过了这一剑。然后低头看凝结着冰霜的胸口,神色不禁一变,“这就是B级的实力吗?”

     白鹭一击不中,听见脑后有风声响起,回身便是一剑,冰冷的剑锋直接穿透了来者的眉心!

     出乎意料的是,那人被刺穿之后,不仅没有流血,身形反而像是湖水一般地荡漾着,甚至看得到“水面”的波纹。

     神谕“镜月”!

     “是虚影!”白鹭瞳孔收缩,就在一剑刺空之后,第三名敌人抓住了这个空当,手中的沙漠之鹰发猛然爆射出了子弹,火热的枪膛地对准白鹭的脑后!

     神谕的力量瞬间笼罩这里,厚厚的三道冰墙刹那间凭空出现,犹如冰雪长城般矗立在了白鹭的身后。一颗经过特殊炼制的炼金子弹穿透了两层冰墙,止步在了第三层。

     神谕“零度”,释放!

     这时三个敌人从四面八方而来,手里挥舞着武器,封锁了白鹭所有的退路。他们的焦点只有一个,每一个动作的目的,都是夺取这个女人的生命。

     白鹭神情冷峻,瞳孔里风雪汇集,无数的雪花犹如蝴蝶般缭绕在身体周围。欺近白鹭身边的三个男人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从脚部开始一直到膝盖,都被冰封!像是被浇灌在了水泥桩里!

     他们被钉在了地上。

     维持神谕的力量会对释放者造成极大的身体负担,一般来说,十九局是不倡导以使用神谕的方式,来作为终结战斗的手段的,因为那太冒险了,万一有人趁虚而入就不好办了。

     但是白鹭显然没有这个担心,虽然有两个月前的旧伤未愈,但是面前的这三个C级神裔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她的神域的,这片天地已经被她掌控,她是这里的死神。

     要谁死,谁就死!

     这时透明的冰面已经渐渐地封冻住了三个男人的胸口,他们已经失去了作战能力。他们原本以为人数上的优势和远近配合的作战方式,可以抵消血统的差距。

     可是他们错了,血统的差距犹如天堑,高阶神裔永远掌握着低阶神裔的生死。

     白鹭手中的“冰剑”高举,接连刺穿了三个敌人的心脏。

     战斗结束,面色苍白的白鹭撤销了神谕的命令。两个月前的那道旧伤未愈,如今又强行使用神谕战斗,她的身体已经有点不堪重负了。

     就在她正准备从敌人的尸身上找寻文件时,一道刀光忽然从背后亮起,洞穿了白鹭的胸口!

     白鹭强忍着痛,手持“冰剑”蓦地回身,挥手切断了来袭的长刀,一尺长的半截刀身还停留在胸口前后,缝隙中流淌着鲜血。

     中计了!

     情报有误!敌人根本不止三个,那三个人只是用来诱敌的,真正的杀招隐藏在战斗之后!

     或者说,战斗才刚刚开始。

     白鹭看着站在面前的六个男人,又直视着最中间的那个,“陆离?你不是在这次护送文件的时候殉职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然后她想到了此间情况,声音幽冷,“你……叛变了。”

     ……

     ……

     PS:感觉下一章会开始炫酷了……下一章会是长老加更

     感谢书友【pentakill233】的40000大赏,成为了本书第一位长老!话说这位兄台也是上本书的粉丝榜第一……

     感谢书友【猫修仙人】的慷慨万赏,成为了本书第五位舵主!!

     感谢书友【黑手链啊】【慕】【】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