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流浪琴师
    坐在屏风后的一对客人,男生静静地看着茶杯发呆,女生低着头看手机,这幅场面让饭店里的其他客人们心中不爽。

     他们自忖,如果是自己坐到那个位置上的话,他们绝对无法做到对面前的那个人视而不见。多么搭的一对恋人啊,都是那么的美型,简直是韩剧的标配啊。他们怎么能做到不看对面的人,而是看着茶杯或者手机发呆呢?

     或许是因为互相看腻了吧。

     不过那两个人有资格看腻,他们可没有。由于叶知微和白鹭选择的位置过于偏僻,导致不少客人为了看他们都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坐着;而窗外的路人们见了窗内的两人,也都纷纷进店光顾了。

     店老板最先发现了这一状况,因为他忽然发觉,今天店里的客流量忽然多了起来,一些用餐完毕的客人也不愿意离开,而是点了一份甜品继续坐着。就在他想不出原因的时候,他看见了窗边屏风后的一对客人。

     于是一切明了。

     店老板去后厨亲自装点了一份情侣冰淇淋,然后端到客人的桌前。

     叶知微看了看,道,“我们没有点这个。”

     店老板笑道,“这个算是我们免费赠送的,如果先生愿意和您的女朋友经常来光顾小店,那么我们将给予先生您极大的优惠。”

     叶知微失笑,“她不是我女朋友。”

     店老板很凑趣地笑道,“郎才女貌,迟早都是的。”

     叶知微笑得越发开心了,白鹭咬断了嘴里的酱骨头,冷眼看他,于是笑声戛然而止。

     吃过饭后,叶知微婉拒了店老板要求留影作为宣传的请求,和白鹭离开了饭店。

     叶知微刚准备上车的时候,白鹭一把把他拽了下来,“你刚才不是笑的很开心吗?还想我做你女朋友?做梦!”

     叶知微顿感冤枉,“那不是我说的,是老板说的!”

     “但是你笑了。”

     “好好好,我不笑,我不笑,可以了吧。”然后上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道,“大不了找别的女孩做女朋友嘛。”

     正准备发动引擎的白鹭闻言面色一寒,“滚下去!”

     叶知微愣愣地看着她。

     “滚下去!”

     “噢。”

     叶先生很听话地滚了。

     他站在街头看着白鹭开车远去的背影,脑门上一头雾水,叶知微实在是不明白白鹭发的是什么疯。他原本自忖是个女性问题专家,然后他遇见了白鹭,段位急剧下滑。

     叶知微也不是没有在心中揣测过白鹭是不是喜欢他,可是这个结论实在是太惊悚了,一想到白鹭的性格就很难想象她也会喜欢别人,更何况还有年龄上的差距,所以……

     叶知微准备走路回去。

     今天的天气很好,无风也无雪,阳光透亮,让人心情愉悦。

     在路过一个休闲广场的时候,叶知微忽然被一阵美妙的音乐吸引了,那是很华丽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播放卡带,倒像是现场演奏一样。

     这是只有在大型歌剧院才能听得到的声音。

     叶知微循声望去,见是一个街头流浪艺人在演奏,穿着肥大的运动服和休闲裤,脑袋上戴着一顶棒球帽,看起来像是个街头青年。要不是左侧锁骨和下颌之间夹着一把小提琴,谁也不会相信如此美妙的声音竟是出自这种人之手。

     原来街头流浪艺人之中也能有好音乐。

     叶知微走到流浪琴师的面前,从皮夹里抽出一张面额100的钱币放进了地上的琴盒里,在一众小票之中鹤立鸡群。不过这是起码的尊重,你认真倾听了人家的曲子,总是要付钱的,否则跟吃白食有什么区别?

     流浪琴师的棒球帽压得很低,看不清他的面容,只看得到帽檐下金色的发梢。

     外国人?

     叶知微驻足倾听,身边路过的人群时不时地看着他们。在路人们的心中,大概觉得像叶知微这种衣冠楚楚的人士应该去歌剧院欣赏交响乐,而不是浪费时间站在街头听一个流浪琴师拉一把廉价的小提琴。

     不过叶知微不管这个,现在琴师正在演奏的曲目是《门德尔松E小调协奏曲》,具有温柔的表现力。三连音和八度双音的技巧华丽,衔接完美。明明是协奏曲,却在一把小提琴的演绎下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这位来自德国的作曲家是出身名门贵族的绅士,曲调高贵温柔,是一个世纪以来被演奏的最多的协奏曲,在舞台上接受经久不息的掌声。

     不过如今在街头听这个流浪琴师演奏这个曲子,却有一种近乎于诡异的契合。来自乐曲本身的气质与演奏者完美融合,这个戴着棒球帽的男人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简单。

     曲调进入复调之后,双音技巧开始出现,宛如两把小提琴在合奏,这是近几年来叶知微听到过的最美的协奏曲。

     演奏结束之后,叶知微独自站在流浪琴师的面前鼓掌,路人们纷纷报以怪异的目光,像是看一个精神病。不过叶知微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在心里为他们惋惜。

     他们错过了一场世界级的现场演奏,完全的大师水准,哪怕是作曲者门德尔松站在这里,也要躬身感谢这位小提琴手的精彩演绎,路人们却无动于衷。他们宁愿在周末的时候花上千元去剧院听交响乐,在华丽的环境中炫耀自己高雅的品味。

     流浪琴师从棒球帽的阴影中抬起头,注视着这位唯一的听众,“你也会小提琴吗?”

     叶知微这才发现这是个极英俊的西方人,五官刻板得像是英国人,眼神却像法国人一般多情。如果他愿意摘下棒球帽,换一身衣服出来演奏,想必也不会落魄到只有叶知微一个听众,琴盒里的收获也不会如此稀少。

     “我不会拉小提琴,不过我会欣赏。”

     叶知微的音乐天赋其实很高,他的钢琴实力几乎有专业水准,而且他对艺术的鉴赏和审美能力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听说他在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跟着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有节奏地挥舞手臂了。

     流浪琴师把小提琴收进琴盒里背到背上,张口就是流利纯正的中文,“你是我唯一的听众,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荣幸之至。”

     ……

     ……

     PS:感谢书友【慕】、【黑手链呀】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