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08章:成功练气
    “谢家不需要一个外来的天灵根。”

     轻柔妩媚的声音轻轻响起,一双雪白柔荑手执海棠团扇,覆在半张脸上,只露出了她那一双美丽的眼睛。她睫毛轻颤,团扇后的小嘴发出轻微的嗤笑。

     年约十三四岁的少女斜卧在软塌上,她面容精致绝美,神态慵懒。现还是大白天,房里却被黑幕遮上,只余塌边油灯用以照明。

     微黄的光晕摇来晃去,打在少女侧影上,更衬的她妩媚多娇。

     琉璃般的眼珠轻轻转动,最终,落在一处地方。在她下首,端端正正跪了三个身穿黑衣,黑巾覆面的青年人。

     少女手腕动了动,状似无聊地叹息,用稀松平常的语气开口:“杀了她。”

     三个黑衣人气息一沉,并不发表任何意见,沉声应:“是!”

     瞬间,他们便齐齐从房内消失。

     软塌上的少女这才放下遮面的团扇,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猛然被推开,一个年纪在十岁左右的小少年气呼呼地走进来,他双目圆瞪,看着少女。

     “谢子薇,你想干什么!”少年衣着华丽,面如傅粉,嘴唇殷红,比之女子还生的漂亮张扬,此时正作怒目圆瞪之态。

     少女从软塌上起身,秀眉一挑,声音尖利回道:“我要做什么,与你何干?你未曾敲门便直接进我房内,眼里还有我这个姐姐吗!真是混账!”

     少年不甘示弱:“不过一个野种而已!也敢自称本少爷的姐姐,你才是放肆!”

     谢子薇听得此言,却是不怒反笑:“野种?我娘才是宗主的正妻,而你的娘亲,呵,我娘房内的洒扫丫头。”

     “你,你不过是仗着自己灵根了得,强逼我娘为妾!简直可恨!”少年双唇颤抖,想到如今母亲与自己的委屈,更是恨不得生食其血肉!

     “谢宗霖啊谢宗霖,谁让你灵根不如我呢。”谢子薇离开软塌,纤细的小手扇着团扇,在谢宗霖身边走了一圈,最后笑着离开了房间。

     这样的争吵每日都会发生在谢子薇与谢宗霖两姐弟身上,谢宗霖年纪小,从小又被养得单纯天真,远不是谢子薇的对手,每次只能带回满腹委屈怨愤。

     谢子薇从未将谢宗霖这个双灵根“弟弟”放在眼里,比起单灵根天才,双灵根又算得了什么?

     谢宗霖颤抖的双手反复握拳,最后还是如往常一般,垂头丧气离开了谢子薇的房间。他斗不过谢子薇,他的软弱的娘亲更斗不过。

     谢子薇离开房间,表情却并不如谢宗霖想像得那般得意。她最恨,最恨有人提醒她的出生!

     在谢家,有一个并不是秘密的秘密。

     谢家宗主谢信宏的结发妻子王月茹修为低下,性格软弱,成亲多年都未与谢信宏诞下孩子,可是有一日,却有一女子带着女儿找上了门来,那便是谢子薇母女。

     那女子原来是谢信宏养在门外的红颜知己,而谢子薇,则是他与那女子的亲生女儿。若只是外面的女人带着孩子找上门来,谢信宏纳她为妾便是了。却万万没想到,谢子薇竟是一个天灵根天才!

     谢子薇跟随母亲在市井中长大,性情霸道强横,极会伪装,她逼得王月茹主动自贬为妾,而她则成了正宗嫡女。就连王月茹后来生下的谢宗霖因测出双系灵根,勉强算是天才之姿,也被逼转到那女人的名下,成为谢子薇的“亲弟弟”。

     因谢子薇天灵根的资质,所有长老对这等荒唐之事视而不见,纵容他们母女横行霸道,求救无门的两母子只能在宗门之内艰难生存。

     他们母子是可怜,但对宗主来说,什么都不如天灵根重要。长老们看似公平公正,但他们的公平公正,却并没有给真正的弱者。

     在他们眼里,天灵根的天才,做什么都值得包容!

     所有人都捧着谢子薇,她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又生得美貌不凡,惯会撒娇卖乖,自来谢家后未曾受到半分委屈不说,还逼死了许多得罪她之人,最最忍不得有人压她一头。

     一个还未修炼的绝世天才死了也就死了,就算最后查到她身上,难道宗门还舍得损失她这个天灵根?就算有惩罚,也不过是小惩大诫。

     谢子薇想到此处突然顿住脚步,嘴角十分快意的勾起。只要她是天灵根天才,谢家所有人都会为她让路,她绝对不会让一个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野猫野狗挡了路!

     不管内心冒出多么恶毒的心思,她面上却半分不显,嘴角轻轻勾起,看来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

     与此同时,飞鸾院内,正前往报告飞鸾院异变的管事正好来到谢长生门前。

     即使房门紧紧关闭,他还是弯腰躬身,尊敬扬声。

     “小姐,卑下有要事相告。”

     未等到主人回应,桓永便一直在外躬身静候,大概过了半盏茶时间,里面传出了飞鸾院新主人的声音。

     那声音细细润润,清甜柔美。

     “哦?有何事?”

     桓永这才微微抬起身躯,开口一一报告了飞鸾院各处异常,最后说:“小姐,是否让卑下请长老来查探一二?”

     里面的少女似乎沉吟了一下,最后开口:“如此,你便去吧。”

     “是!”桓永得到回应,便不再浪费时间,立时带着人手,转身寻长老而去。

     屋内的谢长生却还盘腿坐于床上不敢随意动弹,若是高阶修士看她一眼,便能看出她已然成为了一个炼气初期的修士!真真正正踏入了修仙之道!

     “金丹一成别仙凡,莫要高兴得太早。”

     绿衣小人浮在她身边,丝毫不客气地对谢长生泼冷水。

     谢长生露出早已习惯的姿态,能炼气,对谢长生来说意义非凡,就像多年的努力得到了肯定!当然,她并不会因此懈怠。

     只是,如今她成功炼气却将自己放在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

     若金丹长老被请了来,她往长老面前一站,便如同一个赤条条的奶娃娃,那点修为,还不被一眼看出?到时恐怕飞鸾院的变故很容易联系到她身上,即使聪慧如谢长生,也不知那时长老肯不肯再庇护自己了。

     谢长生心思缜密,很快脑中便出现了各种方案。

     “我记得有一种可以短暂藏匿自身修为的丹药。”

     乾坤圣元鼎很满意谢长生的机灵,只要她隐藏好自身修为,飞鸾院中发生的变故绝不可能联系到她。只是虽能躲过这一次,今后形势便更不容放松。

     飞鸾院出了这等事,必会引起高度重视,谢长生自然不能再继续修炼,那么,她便只剩下两条路可走。

     一是离开谢家,自己前去寻找一个适合修炼的重灵地,二是过一段时间慢慢暴露自己炼气修为,上凌云峰修炼。

     乾坤圣元鼎虽未与谢长生签订主从契约,却与她心灵相通,很快便开口:“上凌云峰实为下下之策,凌云峰上的灵气也不一定能使你提升境界,不若想些办法出宗门。”

     “可如今暴露了水系天灵根的资质,宗门长老定然不会许我出宗。”本以为自己没有灵根,谁知居然是天灵根,这让谢长生先前许多计划都无端夭折,极品灵根反而成为了拖累。

     “那便……用丹药冲击境界。”绿衣小人说到丹药,无比骄傲地仰起了自己的小脑袋。

     他教育了谢长生许多年,可常常有英雄无用武之地挫败感,如今,终于轮到他闪亮登场了。

     谢长生却斜了他一眼:“爸爸,你可是我的底牌,我是不会随便拿你冒险的。”

     “……”乾坤圣元鼎很人性化得气得不行。

     谢长生转脸又说:“之前汲取灵气入丹田时,突然感觉有一处灵气无比浓郁,甚至还超过凌云峰百倍。”

     听了谢长生话中之意,乾坤圣元鼎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谢长生这小丫头对灵气的勉感程度。她居然能在汲取灵气的过程中感受到某处灵气强度,实在不简单。

     “等长老来了就向他打听打听。”谢长生说着从床上起来,朝外走去。

     小人连忙化作一道绿光,回到谢长生体内。

     因乾坤圣元鼎为谢长生堵住了气穴,如今她身上一点灵气都不曾泄露,即使在炼气弟子面前晃悠,他们也不会看出她已是炼气修为,只有比她高上一个大境界的修士才能看出她的修为境界。

     如今飞鸾院里没有筑基修士,能筑基的修士,谁还会在飞鸾院做伺候人的活计。

     谢长生放心大胆地拉开了门,才踏出一只小小的脚,立刻有伶俐的女子上前,躬身问道:“小姐有何吩咐。”

     谢长生笑容甜美的抬起头:“听管事说灵田出了事,我想去灵田上看看。”

     如今灵田虽缺乏灵气,田中灵草却并未死绝,谢长生欲炼之丹药乃是偏门丹,并不需要太珍贵的药草,飞鸾院灵田中种植的灵药应尽够了。

     那女子听了,立刻躬身引着小小的谢长生朝前走:“让卑下为小姐引路罢。”

     院中灵田出了事,院主想去看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