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3章:谢玄传承
    谢长生发现烛龙被复活后,深渊中的灵气便消失得一干二净,全部都被导回了烛龙体内。谢家是靠烛龙的灵气才发展起来的,如今她若是将烛龙带离谢家,谢家怕就没那么多灵力来供养弟子们修炼了。

     对于谢家,谢长生如今没有丝毫好感,若无人纵容,谢子薇怎能光明正大的追杀于她?

     这样的谢家败了便败了。

     若是以前,谢长生恐怕还会为那些无辜弟子思虑一二,可现在谢长生却不会了,个人有个命,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将黑猫容渊留在这深渊之下。

     谢家能发展至今与烛龙脱不了关系,而整个东洲大陆修真门派发展繁荣都与烛龙有关。恐怕不久后,东洲大陆的灵气便要流失了,这灵气本来就是谢玄当年抢夺而来,就算东洲大陆突然灵气流失,谢长生也不会心疼。

     有天分资质的,自然有办法去其他灵气充裕的大陆修行,而没有资质,本身在修真之道走不长远的,谢长生也没工夫为他们打算,她又不是救世主。

     将烛龙容渊复活之后,谢长生立刻得到了谢玄完整的传承。谢玄能将太古圣兽都封印起来虐待百年之后,所留下来的传承自然不简单。除了那门圣品水系功法之外,还有一门符纹绝传。

     符纹绝传讲的不是别的,正是阵法!

     符纹绝传里面几乎记录了所有流传于世的阵法,堪称一本阵法大全,可想而知,若是学会了符文绝传里的阵法,对谢长生将来帮助有多大。

     谢玄的传承里,传下了他一生所学的所有,有一门黄级刀诀,两门玄级剑诀,三本地级道家功法,一本圣级水系功法!就算只拥有其中一样,这一生就已经受用不尽了。

     修真界功法皆分为四个等级,分别为天,地,玄,黄。

     最高级是天级,最低级是黄级,但黄级之下还有一种青级,这属于一种不入流的品级,被排斥在四大级别之外,一般只有刚刚炼气的人才会炼来过渡,一旦得到黄级功法便会立刻被淘汰。

     还有一个等级的功法在这四大等级之上,那便是圣级功法。

     如今这世上所有功法都是仙人或者修仙之人所创立,而圣级功法却是传说中太古大神创立。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谢玄不慎泄露消息才遭致追杀!

     这门当年被谢玄死死护着,如今却落到了谢长生手里的水系圣级功法《混元万像润物极诀》,是一个可以操控天地所有水灵气的功法。

     人们只知道水灵根是五大灵根之中最温和的灵根,通常水灵根之人所习的法门也大多是辅助性的功法,水灵根的修士大多在治疗上成就非凡,甚至因为水系灵根的温和性和包容性,还常常被魔道中人捉去做了炉鼎!

     但是,这门水系功法却不怎么温和,甚至还十分具有杀伤力!

     只要是生存在天地之间的生灵,都需要水源,而这门水系功法就是控制水,练到高级时,任何水都可以控制,包括人体内的血液,抽干了身体里的水分,神都活不了。

     这门功法可怕之处在于这是一门远程功法,不需要触碰要杀死的人,就可以凭借操控水灵力让人死得不知不觉!即使要杀那人在千里之外!

     不过,这都是练到高级才可以做到,这门功法在还未练到高深之时,表面上就像是一门普通的辅助性功法,可以为人治疗伤痛,修复破碎的筋脉等,只有练到高深之处,才懂得这门功法的可怕。

     可以说前面的治疗,就是为了后面的破坏做铺垫!

     谢长生知道这门功法的可怕之处后,更是觉得自己做的决定没有错,这一门功法,是任何东西都比不上的。

     “符文绝传里有记载许多传送阵,以我的能力想爬上这万丈深渊显然不可能,不如我们用传送阵离开。现在的谢家即使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危险了,也不是个可以去的地方。”谢长生对化作小人在自己面前漂浮的乾坤圣元鼎说。

     乾坤圣元鼎冷着一张脸,心里有种说不出口的安心,他开口:“本大爷还以为你经过这样的打击会变成一个冷酷无情的复仇浪子。”

     谢长生:“……”

     乾坤圣元鼎不好意思地说:“话本里都这么写……”

     例如突然发现世界的残酷,被迫从温室里的花朵变成路边的野草,决心变强复仇,每天疯狂的锻炼自己,逐渐变得冷酷无情,喜怒无常,最后神功大成,报仇血恨!

     老实说,乾坤圣元鼎还纠结了一会儿,要是谢长生真的性情大变成这样,他该如何适应她。

     谁知她拼命将烛龙复活成一只小黑猫后,整个人看起来还是……甜甜的。

     依旧很甜的谢长生知道自己的确是变了,许多天真都没有了,但短时间内当然看不出来。她笑容还是那副清甜如酒的样子,只是眼神不再单纯。

     “不好意思,我这种正统女主角是不会走那种反派BOSS路线的!”

     乾坤圣元鼎好奇:“波士为何物?”

     谢长生无奈道:“就是话本里的反角儿,最大那个。”

     乾坤圣元鼎一脸嫌弃:“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本大爷看你在外人面前挺正常的。”

     “我也跟对外人一样对你文绉绉的,我们就不是亲父女了!”那多生疏。

     “说得我跟你是亲父女一样。”

     “爸爸,我去研究传送阵了。”谢长生甜美的冲乾坤圣元鼎笑,一张两三个月没整理的脸脏得不能看,身上的衣服也是各种泥土颜色混杂,原本白皙的皮肤都看不出来了,整个人就像刚从土里被挖出来的小乞丐。

     乾坤圣元鼎僵硬了一下,看着谢长生如今是死里逃生的份上,强行点头:“去吧,还有本大爷没有你这么脏得儿子。”

     “强行更改女儿的性别,我简直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滚!”

     一道绿光猛地冲进谢长生的胸口。

     谢长生斗嘴得到胜利,心情非常好,她感觉到有一个灼热并且仇恨的视线一直在盯着自己,于是低下头,正好看到黑猫汤圆正对着她磨牙。

     “你很气么?老实跟你说,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恨不得吃了我又没办法吃我的感情。”谢长生刚才跟乾坤圣元鼎斗完嘴,还没回过神来,突然嘴快就把烛龙猫给欺负了,说完顿时后悔不已,面无表情忏悔:“主人,卑下刚才开玩笑的。”

     黑猫:本尊没有这样的奴隶!!!!

     黑猫虽然对从前的记忆模糊了,却维持在四五岁小孩的正常智商,还比普通小孩聪明一点,它之所以没有选择在这里逃跑就是因为知道就算从这里逃跑了,它也无法离开深渊,只能先让谢长生这个愚蠢可恨的奴隶将它带出去。

     之后,它自会将她抛弃。

     不知不觉适应了主人身份的黑猫在地上安静的蹲着。

     为了离开这失去灵气便万物枯萎的腐地,谢长生不得不立刻开始埋头研究传送阵,研究了半天发现不对,她把乾坤圣元鼎喊出来。

     “爸爸,给我弄张地图,不然传送到哪里去都不知道。”

     她心口绿光闪了闪,一个绿衣小人不情不愿的冒了出来。

     谢长生头也没抬的继续:“你说我们去哪好?不如找个地方历练?你看狂兽之原怎么样?狂兽之原是上官世家的地盘,正好离谢家十万八千里远,等我学成归来,看我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嗯,很好的梦想。”

     “梦想正是因为能够实现所有才称之为梦想,不能实现的梦想都是白日作梦,爸爸,我接受了你有力的夸奖。”

     乾坤圣元鼎冷漠道:“哦。”

     “但其实我的梦想不是找谢家报仇,多没逼格,真正的梦想必须是修真界首富。不过也不要紧,反正我的梦想每天都在变。”

     乾坤圣元鼎突然觉得谢长生是真的变了,她的心性似乎真的变得豁达了许多,不像以前说句话都要思前想后顾虑良多,将所有事情方方面面都考虑完美。

     这样很好,修仙一途考虑得太多反而得不偿失。

     要说谢长生如今有什么毛病,那就是话变多就也就算了,居然常常堵得他说不出话来,这就很让乾坤圣元鼎不开心了。

     比乾坤圣元鼎还不开心的还有一个,就是蹲在地上摇摆着尾巴的黑猫。在它残存的记忆中,它应该是一个一呼百应的大人物,所有人见到它都该恐惧退让,双膝发软,跪拜在地。

     声呼……声呼什么?

     黑猫一双金黄大眼雾蒙蒙的想了一会儿,终于将声音听分明了。

     那些跪拜在地的妖兽们分明是喊它……

     太子殿下!

     离开了这个地方,定要召集手下将此奴隶捉了去,扒皮抽筋,让其体验它当年所受的苦楚!

     只是。

     它是什么太子?

     猫族太子?

     好像一点也不威风?

     乾坤圣元鼎等同于一个活地图,虽说它是一个没有攻击力的药鼎,但是他却知晓整个修真界的地理!

     谢长生拿着乾坤圣元鼎幻化出来的地图,仔细研究了方位,开始计算如何设定传送法阵。她的头脑并没有因为穿越一回变得愚钝,好在上辈子也是理科学霸。法阵知识,加上前世所学,再结合实际地图位置,谢长生很快便研究出了一个完美的传送阵法!

     谢长生确定了传送阵法的画法,心神一松懈下来,立刻又感觉到了那灼热的视线。

     金黄的竖瞳冰冷的将她如今狼狈脏乱的形象倒映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