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5章:来赌一波
    一个时辰后,林安城外来了一个衣着朴素,甚至有些破烂的小少年。

     小少年容貌生得精致漂亮,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和嘴,就像天宫来的小仙童。少年一头乌黑的长发用青色的破布巾绑了个高高的马尾,怀里抱了只毛发蓬松的黑猫。

     物似主人形,即使是让人联想到不详的黑猫看起来也格外精致可爱,小小的身子,小小的毛脑袋,又大又漂亮的金色猫瞳。虽然看起来很凶,总是龇牙咧嘴,却只能龇出一口无害的小奶牙。

     小少年跟随在进城的队伍里,排着队朝前看。

     城门处站了两个守卫,一边是普通人,一边是炼气修士。

     普通人负责检查凡人的路引,而修士则不需要,那名炼气守卫手中拿着一块玉如意一样的东西,修士只需要引动灵气伸手在玉如意上面一抹,玉如意亮了,便证明那是有修为的修士,可以入城。

     因为修士生命漫长,常常去各处历练或埋头于深山中修炼,路引成了不必要的东西。再加上林安城的特殊性,每年都有许多修士在出入林安城去往狂兽之原历练,因此林安城对修士的排查并不严格。

     只是修士入城后,需要去城主府登记一下身份姓名就行了,甚至姓名都不一定需要真实的。

     小少年先前想快些入城便去了人少的地方排队,结果却发现自己排的这一队是凡人的队伍,只好无奈转身去排另一条长龙。

     有人见到他奇怪的表现,轻声问他:“你也是修炼之人?”

     少年声音甜嫩,笑着开口:“是啊,第一次来林安城,尊师命来历练的。”

     那人点点头,又笑道:“每年都有大门派的弟子来林安城历练,不过像你这么小年纪的,还是头一回见,你家师傅竟也舍得放年纪这么小的弟子出来,你莫不是什么天才弟子不成?”

     说话的人是一位中年男子,大概有五十多岁了,刚刚炼气,在东洲大陆,五十岁左右能炼气实力已算不错,够格做一些大门派的外门弟子。中年男子显然对林安城的情况很是熟悉,一开始他便知道少年是修炼之人。

     修炼之人的气息和普通人不一样,普通人行走间步伐与呼吸沉重,修炼之人五感最是敏锐,能将凡人无法听到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修士就不同了,懂得引气入体的修士一般会让自己的呼吸融入自然之中,跟随着自然的气息起伏,脚步也轻盈如羽毛。

     这少年刚出现时脚步如猫,即使身为修士的他也差点没有听见,他呼吸更是难以察觉,显然是一个修为境界还在他之上的修士。再一看年龄,更是震惊,居然才不过十岁。

     这样的人恐怕整个东洲大陆都难得一见,是以他才会主动与少年搭话。

     能与这样的少年天才相交,来日与友人也多了一个吹嘘的资本。

     中年男子以为少年是什么大门派的天才弟子,不然怎么会出门历练还带个宠物?就是这个宠物看起来太凶了,他不过回头与身后的少年说两句话,它就咧着嘴伸着爪一副扑上来想要将他咬死的凶残表情。

     少年单手将与自己脾性全然不同的爱宠按在怀里,歉然道:“我主子脾气不太好,见谅。”

     中年男人怀疑他听错了,主子?

     黑猫却仿佛被那两个字稍微安抚了,漂亮的眼睛转了转,假装乖巧地缩回了少年怀里。

     这林安城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十分热闹,兴许进城后它便能将这蠢奴甩了。想到此处,黑猫微微眯了眯眼,打了软绵绵的个哈欠。

     这被当成天才少年,穿着破烂的人自然是先前才洗干净自己的谢长生。

     谢长生微微眯起眼,看着黑猫笑,黑猫体内有她的精血,所以只要有心,她连黑猫的心音都能听见。发现黑猫现在一心想要把她甩掉,谢长生腹黑一笑,柔软的小手不住的顺着黑猫的毛。

     想甩她?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这样想着,她拉开衣领,将黑猫放进自己的胸口,只让它从自己的衣领里露出一个黑毛脑袋。

     即使谢长生如今一马平川,黑猫还是瞬间僵硬了身体,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最后竟觉得有些委屈了,金眸雾蒙蒙的。

     这奴婢真是不知羞耻!

     哼!

     气煞它也!

     在黑猫气哼哼的时候,谢长生已经与前面的中年汉子交换了姓名,那中年男子姓张名洸,谢长生也自报姓名,称自己名唤平安。

     修士虽然排队较长,进城却更简单,因此即使排在很后面的谢长生还是不到一柱香便到了那炼气守卫那里。

     排在谢长生前面的中年男子已经走了,他急着进城自然是有要事,只说若谢长生有什么麻烦,尽可去城内如意客栈找他,到时与小二报上他的名字即可。

     谢长生笑着答应了,接着随手随便捏了个指诀,朝守卫递过来的玉如意一扫,玉身闪过亮光,证明了身份,谢长生便走进城里。

     之前张洸已经与谢长生说了规矩,进城之后是要去城主府登记姓名的。谢长生四下看了看,找了个看起来最闲散的人问路。

     “这位兄弟,请问城主府怎么走?”

     谢长生问路的人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看起来像个富家公子,虽然脚步闲散,面上却积了些郁气,像是心中有事。

     青年见面前站了一个面目精致漂亮的小少年,他顿住脚步,脾气很好的回应:“从这条路一路朝北走,走到头,最宽阔的那处就是城主府了,城主府外有两座大石狮子,很是显目。”

     “多谢。”谢长手双手作揖,谢过青年后,抬步朝城主府走。

     这么一点路,谢长生本来以为很快就可以解决登记身份的事,结果才走了没几步,前面却突然涌来一大群人,谢长生被这些人一直挤着朝后退,丝毫前进不得,在无法逆水行舟的情况下,只好跟着人流走了。

     她胸前趴着的黑猫眼神一亮,它见到如此多的人,以为逃跑的机会就在眼前,谁知才探出去半个脑袋,差点脑袋都被人挤扁了,只好匆忙缩回来,一张黑毛脸都是惊魂未定。

     黑猫不敢再跑,谢长生抓住机会,想问身边的路人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一转身,发现自己身边被挤着朝前走的正是被她问路哪位仁兄。

     “兄台,小弟初次来这林安城,不知究竟出了何事?”

     青年耳边听到熟悉的声音,正好看到被人群快挤得变形,曾向他问过路的小少年。或许是少年的模样太过滑稽,他竟心情变好了不少,答到:“不是什么大事,这些人不过是去看热闹的。”

     “哦?看什么热闹?”

     旁边一个粗狂的声音接口:“当然是去看炼丹师的热闹了!上官家举办了一个斗丹大会,赢的炼丹师可得上品灵石三万!”

     听到后面六个字,谢长生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

     有道是没钱寸步难行,在这修真界行走,就是没有灵石寸步难行!

     “这位大哥,请问这斗丹会怎么参加?”谢长生果断抛弃了身边的富二代,朝说话的那粗汉游过去,真的是游,人群如海啊……

     那粗汉见到谢长生,上下打量了她,才迟疑的开口:“你家长辈要参加?只要是个炼丹师,会炼丹,都可参加,每天都接受报名,只要报名成功,上官家还包吃包住。”

     正愁吃住的谢长生连连点头:“没有年龄限制吧?”

     粗汉疑惑:“你家长辈年纪太大?”

     谢长生又道:“我可以去报名吗?”

     之前谢长生问过路的青年却在这时挤到了谢长生面前,沉声道:“这话你该问我,小兄弟,在下复姓上官。”

     谢长生听了,转头看他,双眼亮晶晶的,仿佛她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闪闪发亮的金山!

     复姓上官?那不是上官家的人吗?

     “不才在下,只是上官世家分家子弟,上官鸿。”

     谢长生笑着说:“上官公子,你看我可以去参加斗丹会吗?”

     上官鸿问:“你是炼丹师?”

     谢长生说:“两岁开始学炼丹。”就是没有炼过。

     谢长生目前就是想蹭个吃喝。

     上官鸿又问:“你都会炼制什么丹药?”

     谢长生严肃的回忆了一下什么是自己没学过的,最后干脆问:“不如你问我不会炼什么。”

     上官鸿听了谢长生的话,脸色一变,眼神惊疑不定:“那你有什么不会的丹药么?”

     谢长生也认真严肃的告诉他:“没有。”

     那粗犷汉子一直在旁边听他们两个说话,此时忍不住插嘴:“小兄弟,你看有牛在天上飞。”

     谢长生冷漠的看了粗汉一眼:“大兄弟,来赌一波,你说丹药名,要是我都会炼,你就把你身上的灵石全给我。”

     粗汉就喜欢赌钱,见谢长生满脸自信,于是又细问:“要是你有不会炼的呢?”

     “只要有一种我不会炼!”谢长生说到这里,痛苦开口:“给你洗一个月袜子。”

     这个赌注震惊了那大汉,他看了看自己的脚,突然觉得很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