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曲坊惊险几时休3
    望着眼前的闪闪发光的黄金,坊主的心已然不再是红的了,眼睛已不再是黑的了,当然,她的心压根就没红过,眼睛也从未没黑过。

     这刻,汉月到低是明白了,为什么戏子的地位会如此卑微下贱,因为戏子只是一件商品,只要谁有钱谁都能强行当她主人。

     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坊主只是一个商人,而她只是坊主的一件商品,商人是唯利是图,雁过拔毛,见钱眼开的!所以早晚有一天,汉月最终的宿命还是逃不过买卖,至于商品的悲凄,干商人屁事。

     尽管此时,汉月隐隐感到了自己的不堪结局,但她还是抱着一点点的渺茫的绞幸,扑通一声给坊主跪了下去,汉月并没有发出求饶之类的声音,也没有像市井怨妇一样乱吼乱叫,唯有眼角的泪水,和额头狠狠磕在了地上的声音混合在了一起。

     一次,两次,三次……

     这卑微得不能再卑微,凄惨得不能再凄惨的场景,看着那磕破皮的额头,和那不值钱的血迹,曲楼中的客人,不禁呃腕叹息,世态炎凉。

     “你这是何必呢?只要你今日跟着李公子回去,日后必是享之不尽的锦绣荣华,即便不是什么荣华富贵,也总比现今做你这个卑贱的戏子,强过过百倍吧!”

     坊主假惺惺说完一番话后,便伸手鞠腰去扶跪在地上的汉月。

     只是,坊主的手刚触及汉月的身上时,突然被一力量推翻,随之发出“啊”的一声惊叫,便重重摔在了地上。

     “啊!”“啊!”汉月忽然发出咆哮而凄厉的尖叫声,她一面发了疯似的向坊主扑去,一面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

     是的,在汉月深处堆积已久的不堪,终于随着坊主方才的一番话爆发了出来。

     这刻起,汉月不会再放下尊严,不会再如此卑微地去哀求别人,因为她知道,自己越是软弱,别人欺负起来越是肆无忌惮,所以她要坚强起来,那怕是死,她也不要死得那般窝囊。

     “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开,快把她给我拖开……”一直温顺像只绵羊的汉月,突然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般疯狂,捉时教坊主又感意外,又觉惊慌。

     当然,坊主自然不会去想,这是把人逼到了何种地步,才让她有这般失控?

     而后迅速跳出两个人来,既刻将汉月抓住,而后便迅速将她的双手反扣在背上。

     汉月没有力气再反抗了,唯有眸光中的悢意只增不减,她狠狠地盯着坊主,似乎巴不得将眼前之人生食。

     任凭自己的双手给人扣住,那怕这两人将她纤纤玉手扭得吱吱作痛,她也只是咬咬牙齿,也绝不因手臂生疼将眼中的锐气消减半分。

     七年前,一县之主的县令只因打了坊主一巴掌,就命暴街头,如今汉月呢,又是如何下场?算了,大不了就是死嘛!大不了就是死无全尸嘛!

     满眼火星的坊主从地上爬起来,就如豺狼一般扑在汉月的面前,抬起一支手欲想煽汉月的耳光之时,却又连忙将手缩了回去,死死按在了自己的腹上,再一次发出凄厉的叫声。

     这招是秦云教她的先下手为强。

     原来正当坊主的巴掌向汉月打来之时,汉月突然住后一仰,抓住她的两人,误以为汉月是想往后躲。

     于是便将汉月的身体用力往前一推,这时汉月忽然抬起腿来一脚踢在了坊主的腹上。

     按照惯例,那两人的力量和汉月自己的力量,便都集中在了她踢出的那条腿上,这时就相当于三个人的力量,同时踢在了坊主的肚子上。

     坊主天生体质本就不堪,再受这么一重脚,硬是没差点把她肝给踢掉。她捂着肚子缓了一会之后,便又是满腔怒火,迅速从她手下手中夺过一柄刀来,悻悻扬刀举过汉月的头顶,接着便重重劈下。

     生死间,汉月也不准备躲,当然她亦无地可躲,汉月慢慢合胧了眼眸,仿佛接受了自己的宿命,秦儿,对不起!我要负了我的十年之约!”

     霎时,汉月只觉抓住自己的双手突然间松开了,而后便隐隐听到有亡灵生前的最后呻吟,就在她身侧,还有难听的喷水声,像是从喉管里喷出来的鲜血,汉月的衣襟和脸上都被溅了许多,只觉湿热腥臭,熏得她胸口泛呕。

     睁开眼睑,只见自己的右则是一具流着血的尸体,却正是抓住自的那两个人,现在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侧跪在自己的左侧求饶。

     然而那人的求饶,并没能为他结局改变什么。

     “我养你何用?”

     坊主又对那人猛烈喝道,又是扬刀一劈,就这样,那人便毫不犹豫地死了。

     那两人仅仅因一时失误让坊主挨了一脚,两人就为此殉命,那汉月呢?这回该轮到她了吧!

     受不得血腥的汉月,此刻却平静如水,连方才那刻的失控也都消逝不复。只是她这刻的平静,还比方才的那刻失控更加可怕!

     她毫不畏惧地紧紧直视着坊主,唇边却发出一丝阴冷之笑:“呵……现在轮到我了吗?”

     坊主被她一声冷笑,瘆得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这是汉月吗?在她印象中,汉月应是如一只羔羊般软弱,只要她伸手轻轻一捏,便能将她这羔羊捏得粉碎。

     她到低是什么样的人?一时软弱得叫人心疼,一时疯狂得叫人害怕,一时平静得又叫人胆寒。

     却有忘顾生死,忘顾荣华,只因为他守着一个冰清玉洁的身躯。她这又是太傻?还是太爱?

     至少坊主选择的是前者,或她根本不知后者是什么东东,爱这个东西好吃吗,坊主很想知道,但至今没有那个男人能告诉她爱是何方神圣?

     “这等美色,就这样死了岂不可惜!真是矛盾啊!我既舍不得杀你,可又不想你活着,你说我该怎么做呢?这样吧!你方才是用这条腿踢的我对吗?若是一位国色天香美人,没了一条腿,那还配称美人吗?”

     坊主的话刚落,汉月的右腿顿刻一软,便是一股锥心的疼痛,腿上表面的肌肤,因受不起外力的重压,便一瞬间深深凹了进去,而后一股淤血快速集聚在凹进去的那个位置,这不是刀刃所伤,而是刀背,坊主是想用刀背硬生生敲碎汉月的腿骨!

     汉月虽早有心理准备,但那股碎骨的疼痛,还是叫她不禁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尽管,尽管汉月的右腿很快恢复了笔直,如不曾受伤一般,她继续咬牙忍着那股钻心的疼痛,她发誓绝不再哼出一个痛字。

     这到低是一股什么样的毅力?让她一个弱女子变得这般坚强,没人能知。

     汉月兀自枕戈泣血地瞪着坊主,对她吐出冷冷的声音:“一定会有人帮我杀了你的!”

     这话似乎很可笑,至少坊主是怎么认为的。

     坊主轻蔑地大笑道:“……那我等着,我倒想看看有谁能帮你杀了我?”

     说到这里,坊主用左手不经意地摸着刀背,“你方才踹我的那一脚,现在我用这刀背在你腿上砍上三刀,作为代价如何?三刀后,若你命大不死,我就把你送给街头乞丐,从今往后让乞丐当你丈夫,如何?……”

     三刀,汉月的命再弱也不至于在腿上挨三次刀背就死了,顶多就是让她那条腿废了而已。

     汉月以前她总以为,人性再恶,顶多不过杀人,今日她算是明白了,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了?就是想尽千方百计置人于生不如死。

     为不受当下侮辱,汉月豁出去了,死用不了别人帮忙,日后自己动手便罢,

     汉月忽然冲着曲楼中的客官们大喊道:“只要谁愿帮我杀了这个女人,我就嫁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