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血洒冷风中2
    聂连城见状,拼命往秦云的方向杀去,欲要撕开一道口子,去救他的大哥,却是来不及了,因为围着他的那群贼人太多,太亡命了,他根本撕不出一道口子。

     眼看秦云的脑壳,就要在这刻间被劈成两半,他却依旧紧紧闭着眼睛,依旧伫如死物一般,仿佛若千世界中,仅剩下了他一人,和耳畔那曲虚渺的歌声。

     “蒹葭凄凄,白露未睎,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武凌县,玉女曲坊

     琴音袅袅,歌声凄美,字字相思,声声悲愁。

     唱到这句歌词时,汉月的心脏蓦地一阵绞痛,像是被一根针狠狠扎了进去,仿佛间,她只觉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在曲坊之中,而是置生在一片血淋淋的杀戮场景。

     突然,正在撕杀的人群从她眼角凭空消失,只剩下一具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然那具尸体正是她的秦云!

     眼帘忽然一黑,汉月惊恐地吐出了两个字:“秦儿!”

     长安城街头

     “大哥快出手!”聂连城百忙中冲秦云大喊道,却没能惊醒秦云。

     眼看大刀就要在秦云头上开花了,聂连城却是无能为力,他一面奋力撕杀挡路之人,一面奋尽全身力气冲秦云喊道,“大哥快躲开……”

     见聂连城分了心,贼人们便见缝插针,几个贼人趁着这个机会,很无情地向他挥刀一劈。

     霎时,聂连城的身上身下,被撕开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身体顿刻失去了力量,摇摇欲坠的身躯终究还是倒了下去,随之眸光变得模糊苍白,此时的他,仿佛是天上落下的一朵雪花,显得那般脆弱无力,此时,谁都能将它捏碎。

     聂连城吃力地朝秦云方向伸了伸手,用苍白无力的声音喊道:“大…大哥……快………快躲……”

     世界忽然从喧嚣进入了死寂,雪纷然而下,北风如浪如潮,起起落落,此刻,锋刃在聂连城的头上织成了一张刃网,须臾就能让他变成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聂连城已经没了力气再战斗了,他微微闭上了眸子,仿佛是接受了自己的宿命。

     有那么一刻!聂连城看见了与秦云初次相识结拜的场景,他看见了和蓝琼别时的画面,也听见了蓝琼别时对他说的那句话:“连城,无论你此去多久,我都会等你回来,永远!”

     武凌县,玉女曲坊

     汉月犹挑着七根琴弦,哀音绕梁,眸中不知几时泛出一滴清泪?晶莹透彻,宛若晨间的一滴露水,在她脸颊上缓缓划落。

     “砰。”一声脆响,那滴泪垂直滴在七弦琴上,仿佛是滴在了千里之外秦云的心上。终于把他的魂魄重聚了回来。

     蓦地,秦云的眼睑猛然一睁,却又是那双血红的眸子,射出的冰冷目光,仿佛是一支沉睡了千年的恶魔,醒来之时,必是一片血雨腥风,生灵涂炭。

     举刀欲砍秦云的那个贼人,虽是亡命之徒,却见着秦云这双突然变得如血一般红的眸子,全身不由吓得直哆嗦,惊诧之佘,竟忘了将手中的大刀向秦云的头上砍下去,再待他回过神来,却是晚了。

     只见秦云的拳头如钢铁一般,已然狠狠砸在了那人的头上,那人头颅骨顷刻间爆裂,命已就在这顷刻间没了。

     随之那人的尸体,在秦云面前倒下,前方的场景便映在了秦云的视线之内,见前方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的是聂连城。

     心头猛然一收,秦云顺脚将倒在面前的那具尸体,一脚踢了过去。那具尸体便如铁球一般,狠狠朝那群围困聂连城的贼人咂了去。

     聂连城到低是捡回一条命。

     那群被砸翻的贼人,见着这个一百四五十斤的壮汉,竟被人从几米远的地方,当做皮球就踢了过来,心中不免恐惧,他们连忙爬起来,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人想跑的意思,因为他们都是亡命徒。

     这群贼人都想到了今日会死,只是没能想到今会死在一个贱民手中。

     眨眼间,地上又多了几具尸体,秦云足下生风,以雷霆之力将围着聂连城的那群贼人杀开,贼人们见此人异常凶猛,双脚都不由往后退了几步。

     秦云蹲身扶起倒在血泊中的聂连城,望着聂连城仍在流血的伤口,心房猛地一收,秦云一把将手上的木枪扔掉,双手死命地按在聂连城的伤口上,可是伤口太多了,他两只手到低是不够用的。

     “大……大哥……”聂连城翕动着嘴唇,吐出了几个飘渺的字,面上却晕着一抹笑,没人知道他这抹笑蕴意着什么?也许是他看见了现已平安的秦云,正在眼前撑着自己的身躯,又也许是活在这个世上他太痛苦了。现在他终将得已解脱。

     话毕,忽然一股困意袭来,聂连城渐渐合下眼睑,在这片白茫茫的雪地中,沉沉睡去。

     秦云连忙抓住聂连城快要落地的手,撕心裂肺地嚎叫道:“连城你能睡,你快醒过来,你快给我快醒过来!你不能死,你说要陪着我去参军的,所以你不能死……你听到没有,你不能死。”

     尽管秦云一遍接着一遍唤着聂连城这个名字,但到低没能将他唤醒过来。

     狞了眉,猛然抬眸,秦云一面狠狠盯向那群贼人,一面将自己身着仅有的一件衣服扒了下来,健壮的肌**人心脾,他把聂连讯速捆在自己的背上。

     脚猛然跺地,那杆落地的木枪,被一股强大的内力从地上震了起来,秦云悬空迅速抓住地上跃起的木枪。

     他则目望了一眼背上不知是死是活的聂连城?道:“连城,大哥同你并肩作战!我们一起杀了这帮贼子。”

     见着那双阴冷的眸光,站在眼前的贼人们亦是情不自禁地打着哆嗦,虽然她们很是畏惧眼前之人。却个个又不打算丢盔弃甲,逃命。

     是的,他们是亡命之徒,不可能会逃命的。

     这帮人本是一支官府通缉的一批重犯,足足有千人之多,他们以杀人为业,以抢劫为生。个个杀戮滔天,罪不可赦!

     今时早晨,官府密报得知这支千人罪犯,在城外秘密结合,欲劫长安城内十家有名的大户。

     官府不动声色,秘密派三千官差前去围歼这批罪犯,那想到这些强盗个个凶猛无比,一番战斗下来,双方都损失惨重,官差们却是怯战了,连忙往驻长安的军营跑去,以寻救命!

     贼人们狗急跳墙,个个杀得眼红,便抱着杀一够本,杀二赚一的心态,一路对着官差们穷追猛打,进了城后,强盗们自知不能逃出生天,便无耻地将屠刀砍向城内的百姓。

     就在此街此地,强盗们手中砍向百姓的屠刀,终才被秦云遏止。

     白刃相接,生死殊搏。

     秦云没想过要大开杀戒!不过那只是他一瞬间的想法。

     突然间,他看见了这几月里发生的种种不堪,从杀人入狱,到汉月舍身救他,再到参军落魄之路,和此时身受重伤的聂连城,

     一切的一切皆因为他。

     如果他生来不会喝酒。

     汉月就不会想方设法为他寻酒,此时的汉月,应该还依旧在他怀里,撒娇地说,我饿了,秦儿快做饭给我吃!

     此时聂连城,应该也还依旧莽撞地对秦云说说,大哥快干了这碗酒!

     如果他不要程能当什么街头英雄,聂连城更不会落得此时这般惨烈。

     如果!如果!可是偏偏没有如果!

     眼前浮起的种种不堪,被扭成了一股强大的仇悢,秦云便死死抓住这股仇恨,将它一骨脑塞进自己的脑壳内。

     武凌县,玉女曲坊。

     风卷起满地的尘埃遮盖了天地,行人走在路上发出接二连三的抱怨声,这冬天的风真是大,真是冷啊!

     行客们实在忍不住了这街上的刺骨北风,便跑到一家檐下暂避,欲等风稍小些再走,无意间,却听见这屋内传来袅袅琴音歌声,琴音委婉,歌声哀伤,惹出人的悲怀感慨,有多愁善感的落魄才人,亦然掩面偷泣。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汉月遏止心头乱如麻的情绪,硬着头皮把这首“蒹葭”唱完,歌声虽毕,但曲音未落,白皙的玉指依旧挑着琴弦,音律中依旧蕴着汉月的相思离仇。